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辛棄疾
 

 

 

醜奴兒 清平樂 西江月
摸魚兒 賀新郎  

 

            

 

 

 

 

 

 

 

 

 

 

 

               醜奴兒  

少年不識愁滋味,愛上層樓,愛上層樓,

為賦新詞強說愁。  

 

而今識盡愁滋味,欲說還休,欲說還休,

卻道天涼好個秋。  

 

                              返回頁首
 
 
 
 
 
 
 
 
 
 
 
 
 
 
 
 
 
 
 
 
                   清平樂村居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裡音相媚好,白頭誰家翁媼?  

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

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  

                   簡析

 

                                返回頁首
 
 
 
 
 
 
 
 
 
 
 
 
 
 
 
 
 
 
 
 
 
 
 
 
 
 
 
 
 
 

  這詞描繪農村閒靜的生活

  首兩句是農村景色:茅檐低小,溪草青青,詩人飲酒微醉,似乎聽到有人喁喁細語,不知是誰家的老夫婦呢。詞句反映生活是平靜溫馨的。

  下闕是作者說兒童的活動情形:有勤勞地鋤田織籠的,但也有懶洋洋地躺在塘邊吃蓮蓬的,詩人喜愛這悠閒自得,無憂無慮的鄉村生活。

                                返回頁首
 
 
 
 
 
 
 
 
 
 
 
 
 
 
 
 
 
                  西江月示兒曹以家事付之
萬事雲煙忽過,百年蒲柳先衰。
而今何事最相宜?
宜醉、宜遊、宜睡。
 
早趁催科了納,更量出入收支。
乃翁依舊管些兒,
管竹、管山、管水。

 

                                返回頁首

   

 

 

 

 

 

 

 

 

 

 

 

 

       摸魚兒

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為賦。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
惜春長怕花開早,何況落紅無數!
春且住,見說道:天涯芳草無歸路。
怨春不語,算只有殷勤, 
畫檐蛛網,盡日惹飛絮。   
 

長門事,准擬佳期又誤;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誰訴?
君莫舞,君不見,玉環飛燕皆塵土。
斜陽正在、煙柳斷腸處。 

                  簡析

 

                              返回頁首
 
 
 
 
 
 
 
 
 
 
 
 
 
 
 
 
 
 
 

  辛棄疾年輕時帶兵投靠南宋,由於朝廷主和,因此一直不得重用。這詞寫於淳熙六年(公元1179年),他在南宋近二十年,由湖北轉運副使(管運錢糧的官吏)調任湖南轉運副使,同僚餞別他時作的。這時離他年四十,離被迫辭官還有兩年。

  這詞是辛棄疾的代表作,以暮春景象徵南宋的江山。首句點出南宋風雨飄搖的局面,怕如春天一去不回。詩人說出對春的留戀,由惜春,到勸春停留,不要因芳草美景而迷路,到怨春,暗示不為重用的哀傷。畫簷飛絮,寫出冷落無奈的景象。

  下闕連用典故,長門事指陳皇后失寵,以千金請司馬相如作《長門賦》,打動漢武帝的事,說出自己如陳皇后般受讒而遭冷落。君莫舞是警告小人不要太高興,詩人以楊貴妃和趙飛燕比喻小人如何橫行,難逃一死。最後四句以夕陽景作結。

  宋人羅大經《鶴林玉露》說宋孝宗讀這首詞很不高興,可見這首詞的言外之意很明顯。

  梁啟超評:迴腸蕩氣,至於此極;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返回頁首
 
 
 
 
 
 
 
 
 
 
 
 
 
 
 
 
  
 
                賀新郎茂嘉十二弟

綠樹聽鵜鴃,更那堪,鷓鴣聲住,杜鵑聲切!

啼到春歸無尋處,苦恨芳菲都歇。

算未抵、人間離別。

馬上琵琶關塞黑,更長門、翠輦辭金闕。

燕燕,送歸妾。  


將軍百戰身名裂,向河梁、回頭萬里,故人長絕。

易水蕭蕭西風冷,滿座衣冠似雪,

正壯士、悲歌未徹。

啼鳥還知如許恨,料不啼清淚長啼血。

誰共我,醉明月!  

                            簡析

 

                                返回頁首
 
 
 

  這是離別詞,重點卻不在送別

  詞人點出春天送行的景象:鵜鴃即伯勞,叫聲不悅耳,但代表離別;鷓鴣鳴聲如:行不得也哥哥,勸人不要走;杜鵑鳴聲淒怨,如:不如歸去,是勸人回家。這三種鳥兒都是在春天鳴叫,令人發愁,但春去依然,因此作者說鳥兒不明白人間離別是多淒苦的

  詩人即舉出三個典故,說出離別的悲痛:
  馬上琵琶句是指漢元帝時王昭君遠嫁匈奴。
  更長門句指落陳皇后失寵,在長門宮居住,離開漢武帝的紫闕。
  看燕燕句是春秋時衛莊公的姬妾戴媯養了一個兒子,名完,莊公十分喜愛他,死後完繼位,卻被大臣殺死;戴媯被迫回娘家,莊姜送行時,兩人痛哭。
  將軍句指漢武帝將軍李陵事。李陵戰功無數,為形勢所迫投降匈奴,卻被武帝抄家;蘇武出使匈奴,二人結成好友。蘇武回漢,李陵在河梁惜別。
  易水句指荊軻刺秦王事,離開燕國時太子丹與朋友穿白衣為他送行,也是永別。

  這五種離別,包括失寵,離鄉別井,淪落異國,身敗名裂,死亡,但比起現在的南宋,卻是多麼的普遍,令人傷痛不已。所以啼鳥若知這些傷痛,大概啼出血淚了。

  因此茂嘉的離開,在詩人來說,不過是人生必然的現象,他是借題發揮,指出國家無能,令人民痛苦。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