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目錄

自由詩派 胡適 劉半農 冰心 象徵詩派
李金髮 馮乃超 新月派(格律) 聞一多 徐志摩
現代詩派 戴望舒 何其芳 卞之琳 李廣田
克家 艾青 鄭愁予    

回主頁

 

 

 

 

 

 

 

 

 

 

 

 

 

自由詩派

就新詩的內容與形式關係的看法,胡適《談新詩》說出他的看法:

1)不論古今中外,文學革命都從「文的形式」的解放做起。因此,新文學也是從語言、文字、文體的解放做起。

2)新詩就是要「詩體的大解放」。須「不拘格律,不拘平仄,不拘長短,有甚麼題目,做甚麼詩;詩該怎樣做,就怎樣做。」以語言的「自然的音節」為原則。

3)形式上的束縛使精神不能自由發展,內容不能充份表現。新詩解除了形式的束縛,才能將細密的觀察、曲折的理想、細膩的感情表達出來。

   因此自由詩派不追求押韻、平仄、對偶等作法;但講求「詩情」、「哲理」。這派的詩人有劉半農、康白情、朱自清、俞平伯、周作人、冰心等。

 

                                                                                         返回頁首

 

 

 

 

 

 

 

 

 

 

 

 

 

 

 

           鴿子            胡適

雲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氣!

有一群鴿子,在空中游戲。

看他們三三兩兩,

   回環來往,

  夷猶如意,──

忽地裡,翻身映日,白羽襯青天,十分鮮麗!

         選自《新青年》1918年第四卷第一號

 

這詩作於1917年十二月十一日。胡適以老鴉自喻,說出在嚴峻的環境中推動新文化連動的決心。以老鴉的口吻說出自己的感慨。

                                                                                          返回頁首

 

 

 

 

 

 

 

 

 

 

 

 

 

 

 

 

 

       情歌 教我如何不想她             劉半農

天上飄著些微雲,

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

微風吹動了我頭髮,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戀愛著海洋,

海洋戀愛著月光。

啊!

這般蜜也似的銀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魚兒慢慢游。

啊!

燕子你說些甚麼話?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樹在冷風搖,

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

西天還有些兒殘雲,

教我如何不想她?  

這詩作於1920年。作者當時到歐洲研究語言學。這詩發表時命名《情歌》,後改為《教我如何不想她》。她指祖國。用傳統的比興手法抒情,以月光,海洋暗示思鄉;以落花,游魚暗示飄泊無依,以燕子傳信,可惜詩人連燕子的說話也聽不清!「枯樹」、「野火」是冷與熱的對比,前者表示苦悶,後者表達焦躁。以野火喻晚霞也很新奇。整首詩意境由淡漸濃,情感也由淺轉深。
趙元任為這首詩譜曲,是著名的藝術歌曲。

 

          相隔一層紙

屋子裡攏著爐火,

老爺吩咐開窗買水果,

說「天氣不冷火太熱,

別任它烤壞了我。」

屋子外躺著一個叫化子,

咬緊了牙齒對著北風喊「要死」!

可憐屋外與屋裡,

相隔只有一層薄紙!

                                                1917年十月,北京

 

                                                                                                    返回頁首

 

 

 

 

 

 

 

 

 

 

 

 

 

           春水              冰心

牆角的花!

你孤芳自賞時,

 天地便小了。

       選自《春水》,新潮社1923年版

 

                                                                                          返回頁首

 

 

 

 

 

 

 

 

 

 

 

 

 

象徵詩派

象徵詩派以李金髮為代表,在1921年左右興起,當時尚有王獨清、穆木天、馮乃超等互為呼應。這派受法國象徵詩派的影響,不用真實直接的描寫手法,注重詞語本身所引起的感情與聯想、利用詞語所帶來的感情、色彩、意象,串成的效果。題材灰暗,常以死亡為題,呈現陰森、淒冷、孤寂、神秘的境界。由於句子跳躍,令人難明,故這派曇花一現,好的作品不多。象徵詩派不著重內容,而專注詩歌的藝術美感,與引起的淡淡的哀愁。

                                                                                          返回頁首

 

 

 

 

 

 

 

 

 

 

 

 

 

 

 

 

            棄婦      李金髮

長髮披遍我兩眼之前,

遂隔斷了一切羞惡之疾視,

與鮮血之急流,枯骨之沈睡。

黑夜與蚊蟲聯步徐來,

趁此短牆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後,

如荒野狂風怒號:

戰慄了無數游牧。  
 

 

靠一根草兒,與上帝之靈往返在空谷裡。

我的哀戚惟游蜂之腦能深印著;

或與山泉長瀉在懸崖,

然後隨紅葉而俱去。  
   

棄婦之隱憂堆積在動作上,

夕陽之火不能把時間之煩悶

化成灰燼,從煙突裡飛去,

長染在游鴉之羽,

將同棲止於海嘯之可上,

靜聽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發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側,

永無熱淚,

點滴在草地

為世界之裝飾。

                                     選自《微雨》,約寫於1922   


詩中的棄婦的並不是傳統的秀美幽怨的形象,而是衣裙破爛、蓬頭散髮、狂奔墳地草野上。詩中充滿灰暗淒清的景象,卻沒有明顯或合理的連繫,因此呈現朦朧的氣氛,卻不能具體解釋詩中意義,須由讀者想像詮釋。

                                                                                                    返回頁首

 

 

 

 

 

 

 

 

 

 

 

 

                紅紗燈                 馮乃超

森嚴的黑暗的深奧的深奧的殿堂之中央

紅紗的古燈微明地玲瓏地點在午夜之心


苦惱的沈默呻吟在夜影的睡眠之中

我聽得鬼魅魑魍的跫聲舞蹈在半空


烏雲叢簇地蓋著蛋白的月亮

白練滿河流若伏在野邊的裸體的尸僵


紅紗的古燈緩緩地漸漸地放大了光暈

森嚴的黑暗的殿堂撒滿了莊重的黃金


愁寂地靜悄地黑衣的泥姑踱過了長廊

一步一聲怎的悠久又怎的消滅無蹤


我看見在森嚴的黑暗的殿堂的神龕

明滅地惝恍地一盞紅紗的燈光顫動

 

本詩以黑暗、森嚴、夜影、烏雲、黑衣的一片灰暗的景物帶出陰沈的氣氛。在黑暗中一點紅紗燈,似乎象徵光明和希望。詩句頗長,不依語法,且有拗口的詞語,給人漫長困頓的感覺。不規則的押韻及疊詞營造出輕柔的旋律,比喻也新奇,如以「黃金」喻燈光。

                                                                                                    返回頁首

 

 

 

 

 

 

 

 

 

 

 

 

 

新月派(格律詩)

徐志摩和聞一多是格律派先驅。他們注重新詩的格律。徐志摩指出隨口的新詩擺脫傳統詩歌的桎梏,有充份的自由,但不是藝術,他寧願試驗豆腐干式的詩。因為詩本身是有生命的整體,部份與部份,部份與全體,都應有關連。這內在的音節便是詩的生命的體現。因此形式如行數、字數、章節,都須體會到音節的波動來決定。自由詩派所表現的思想與情緒分開,因此不是詩;格律詩若只是用白話和字句整齊如切豆腐,也不是詩。

聞一多在《詩的格律》一文中,說出他對新詩的看法:

1)詩所以能激發情感,完全在它的節奏,節奏便是格律。

2)詩必須要有格律,就如下棋要依規則。會做詩的人不會感到格律的束縛。

3)詩不能依「自然的節奏」,因為自然界的格律不圚滿的時候多,所以必須藝術的補充。

4)新詩是「相體裁衣」的。不同的內容有不同的形式。    

5)格律分視覺和聽覺兩方面。聽覺是音尺、平仄、韻腳(音樂美);視覺是詩的分行寫法(建築美)和中文字形可能引起的具體的印象(繪畫美)。

 

                                                                                                    返回頁首

 

 

 

 

 

 

 

 

 

 

 

 

 

 

         偶然          徐志摩  

我是天空堛漱@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欣賞重點:這首詩是仿傚英詩格律詩limerick 的形式,limerick 是五行詩,

押韻的方式是 a a b b a ,即第一,第二,第五行句末押同一韻,第三四句押

另一韻。這首詩第一節用雲與海比喻兩人相遇的關係,畫面是立體而遼闊

的。第二節用兩隻方向相反的船來比喻兩人相遇的偶然,畫面是平面,時間

是剎那的。兩個不同的意象句畫出相遇的短

,無限眷戀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堥昑w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堛漸輝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負心我的傷悲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悲哀堣葚H

我不知道風是再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黯淡是夢堛漸輝

 

 

 

沙揚娜拉

那是一低頭的溫柔
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
嬌羞
道一聲珍重 道一聲珍重
那一聲珍重裡有甜蜜的
憂愁
沙揚娜拉

 

                                                                                            返回頁首

 

 

 

 

 

 

 

 

 

 

 

           死水         聞一多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

爽性潑你的剩菜殘羹。
 

也許銅的要綠成翡翠,

鐵罐上繡出幾朵桃花;

再讓油膩織一層羅綺,

霉菌給他蒸出些雲霞。
 

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

漂滿了珍珠似的白沬;

小珠笑一聲變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麼一溝絕望的死水,

也就誇得上幾分鮮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聲。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這裡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看他造出個甚麼世界。

                                           選自《死水》約作於1925  

 

 

 

         祈禱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                       

啟示我,如何把記憶抱緊;

請告訴我這民族的偉大,

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譁!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

誰的心裡有堯舜的心,

誰的血是荊軻聶政的血,

誰是神農 黃帝的遺孽。  

 

告訴我那智慧來得離奇,

說是河馬 獻來的禮;

還告訴我這歌聲的節奏,

原是九苞鳳凰 的傳授。  

 

誰告訴我戈壁 的沉默,

五嶽的莊嚴?又告訴我

泰山的石霤 還滴著忍耐,

大江黃河又流著和諧?
 

 

再告訴我,那一滴清淚

孔子弔唁死麟 的傷悲?

那狂笑也得告訴我好,——

莊周淳于 東方朔 的笑。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

啟示我,如何把記憶抱緊;

請告訴我這民族中偉大,

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譁!

                                                               選自《死水》

 

 

 

        一句話

有一句話說出就是禍,

有一句話能點得著火。

別看五千年沒有說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緘默?

說不定是突然著了魔,

突然青天裡一個霹靂

爆一聲:

「咱們的中國!」  
   

 

這話教我今天怎麼說?

你不信鐵樹開花也可,

那麼有一句話你聽著:

等火山忍不住了緘默,

不要發抖,伸舌頭,頓腳,

等到青天裡一個霹靂

爆一聲:

「咱們的中國!」

 

《一句話》約作於1925至26年。作者回國後感於社會紛亂,回溯歷史,相信中國始終能如霹靂雷聲般令世界震驚。現就這詩解說「詩的三美」。

音樂美:全詩分兩節,每節八行,每行九字,末二行其實是一句,「聲」後有一停頓,所以音節整齊。

繪畫美:詩中用了豐富的詞藻,描述日後的中國與會帶來的震驚。

             形象豐富的詞藻:火山、青天的霹靂、鐵樹開花。

             情感的詞藻:緘默、著了魔、忍不住、發抖、頓腳。

             顏色的詞藻:火、青天。

建築美:全詩分兩節,每節的句數、字數排列形式一樣。每句除七八兩行外,均是由一「四音尺」、一「三音尺」、一「二音尺」組成。第七行可作一「四音尺」,第八行可作一「三音尺」,一「二音尺」。

                                                                                                     返回頁首

 

 

 

 

 

 

 

 

 

 

 

 

 

 

 

 

 

 

 

 

 

 

 

 

 

 

 

 

現代詩派

現代詩派雖仍利用象徵手法,但卻沒有象徵詩派的晦澀。本派強調以意象表達情感,刺激讀者的視覺、聽覺、味覺、觸覺,用通感手法,使詩句新奇深刻。

 

                                                                                             返回頁首

 

 

 

 

 

 

 

 

 

 

 

 

 

 

 

 

 

雨巷            戴望舒

撐著油紙傘,獨自

徬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樣的顏色,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徬徨;

 

她徬徨在這寂寥的雨巷

撐著油紙傘

像我一樣,

像我一樣地

默默彳亍著

冷漠,淒清,又惆悵。

 

她靜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飄過

像夢一般地,

像夢一般地淒總婉迷茫。

 

像夢中飄過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飄過這女郎;

她靜默地遠了,遠了,

到了頹圮的籬牆,

走盡這雨巷。

 

在雨的哀曲裡,

消了她的顏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悵。

 

撐著油紙傘,獨自

徬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飄過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1928年八月

 

這是戴望舒的成名作,當時代理《小說月報》編輯的葉紹鈞認為這詩替新詩開創了一個新紀元。戴望舒也因此而得到了「雨巷詩人」的稱號,開創了「現代詩派」。《雨巷》我姑娘是用了傳統的意象,以丁香花的柔弱、白色或紫色的顏色象徵一位美麗、高貴而幽怨的少女。詩人期待她的來臨,換來的卻是輕輕的太息,飄然離去。因此有人認為詩人是以少女象徵對理想的追求。
本詩音節也頗突出,全詩七節,每節六行,每行字數不一,押韻的位置錯綜變化,沒有規定,常有重複字句,不少句子是跨行,甚至跨節,使節奏連綿。首尾兩節相近,增強迴環唱詠的旋律。

 

 

 

我用殘損的手掌                   戴望舒

我用殘損的手掌
摸索這廣大的土地:
這一角已變成灰燼,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這一片湖該是我的家鄉,
(春天,堤上繁花如錦障,
嫩柳枝折斷有奇異的芬芳)

我觸到荇藻和水的微涼;
這長白山的雪峰冷到徹骨,
這黃河的水夾泥沙在指間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當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麽細,那麽軟......現在只有蓬蒿;
嶺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盡那邊,我蘸著南海沒有漁船的苦水......
無形的手掌掠過無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陰暗,
只有那遼遠的一角依然完整,
溫暖,明朗,堅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殘損的手掌輕撫,
像戀人的柔發,嬰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運在手掌
貼在上面,寄與愛和一切希望,
因爲只有那堿O太陽,是春,
將驅逐陰暗,帶來蘇生,
因爲只有那塈畯怳ㄨ閉馱f一樣活,
螻蟻一樣死......那堙A永琲漱什瞗I

                         一九四二年七月三日在香港獄中作

 

 

                                                                                    返回頁首

 

 

 

 

 

 

 

 

 

 

 

 

 

 

 

            歡樂            何其芳

告訴我,歡樂是甚麼顏色?

像白鴿的羽翅?燕子的紅嘴?

歡樂是甚麼聲音?像一聲蘆笛,

還是從簌簌的松聲到潺潺的流水?

 

是不是可握住的,如溫情的手?

可看見的,如亮著愛憐的眼光?

會不會使心靈微微的顫抖,

或者靜靜地流淚,如同悲傷?  

歡樂是怎樣來的,從甚麼地方?

螢火蟲一樣飛在朦朧的樹蔭?

香氣一樣散自薔薇的花瓣上?

它來時,腳上響不響著鈴聲?

 

對於歡樂,我的心是盲人的目,

但它是不是可愛的,如我的憂鬱?

六月二十七日

 

何其芳三十年代初年踏進詩壇,受新月派與現代派的影響,注重詩的格律與詩情。
這篇題為《歡樂》,卻是寫憂鬱。詩人追尋歡樂,利用通感,以實物的顏色、聲音、光線、香氣,交織成絢麗優雅的意象;卻以這縹緲不可捉摸的歡樂映襯憂鬱的誘人。
這種感情常是年輕人歌頌的題材。
 

   

      花環 放在一個小墳上            何其芳

開落在幽谷裡的花最香,

無人記憶的朝露最光,

我說你是幸福的,小玲玲,

沒有照過影子的小溪最清亮。
 

你夢過綠藤緣進你窗裡,

金色的小花墮落到你髮上。

你為檐雨說出的故事感動,

你愛寂寞,寂寞的星光。
 

你有珍珠似的少女的淚,

常流著沒有名字的悲傷。

你有美麗得使你憂愁的日子,

你有更美麗的夭亡。

                                九月十九日夜

 

死亡原是哀傷的,詩人卻一反常情。玲玲的美有三個層次:她是純潔的,如幽谷的花,清晨的露珠,沒人到的小溪。她是愛幻想的,夢見綠藤,落花,為雨點、星光的寂寞而哀傷,所以她也是多愁善感的。這純潔的少女應不能接受現實的摧殘,她的夭亡,也許是最好的結局。
詩人並不描述少女容貌,卻以美麗精緻的意象傳達她的氣質。全詩四節,每節四行,前兩行各三音尺,後兩行各四音尺,偶句押韻,沒轉韻,具音樂感。

                                                                                             返回頁首

 

 

 

 

 

 

 

 

 

 

 

 

 
 

 

 
 

                                                                                                                    返回頁首

 

 

 

 

 

 

 

 

 

 

 

 

 

 

 

 

        斷章       卞之琳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本詩寫於1935年十月。原是長詩中的四句,詩人說全詩只有這四句令他滿意,因此就抽出來獨立成章,題目即由此而來。本詩明白淺易,但卻可作不少詮釋。李健吾(五四時代的戲劇與散文家)說詩人在「裝飾」二字上做詩,暗示人生不過是互相裝飾。

這詩表達了一種相對的,平衡的哲理:你將周遭的事物當作風景看時,別人也將你當作風景的一部份;明月點綴了你的生活,你也許裝飾了別人的生活。詩人藉此表達宇宙萬物息息相關,互為依存。詩人的意象是傳統的畫面,帶出雋永境界。

 

  

          古鎮的夢           

古鎮上有種聲音

一樣的寂寥:

白天是算命鑼,

夜裡是梆子。  


敲不破別人的夢,

做著夢似的

瞎子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塊石頭低,

哪一塊石頭高,

哪一家姑娘有多大年紀。  

敲沈了別人的夢,

做著夢似的

更夫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塊石頭低,

哪一塊石頭高,

哪一家門戶關得最嚴密。  

「三更了,你聽哪,

毛兒的爸爸,

這小子吵得人睡不成覺,

老在夢裡哭,

明天替他算算命吧?」  

 

是深夜,

又是清冷的下午:

敲梆的過橋,

敲鑼的又過橋,

不斷的是橋下流水的聲音。

詩人用傳統的意象刻劃中國傳統的小鎮風貌。更夫與算命的瞎子暗示在黑暗的生活,反映社會的陰沈無力與愚昧。詩人利用聲音來暗示古鎮的寂寥清冷,半夜的話語也是無知無奈的。末章利用視覺交錯,將日夜的人交疊,以不變的流水表達不變的生活,不知何時才能改變

                                                                                            返回頁首

 

 

 

 

 

 

 

 

 

 

 

 

 

 

 

 

                老馬                   克家

總得叫大車裝個夠,

它橫豎不說一句話,

背上的壓力往肉裡扣,

它把頭沈重地垂下!

 

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的淚只往心裡咽,

眼裡飄來一道鞭影,

它抬起頭望望前面。

1932年四月 

克家是三十年代崛起的詩人,以寫實的手法描繪當時的情境,刻劃人民的苦痛,是傳統寫實派的新詩詩人。這篇以老馬受苦來象徵農民的苦難,充滿憐恤。詩人說:「我親眼看到了這樣一匹命運悲慘令我深抱同情的老馬,不寫出來,心裡有一種壓力……你說《老馬》寫的是農民,他說《老馬》有作者自己的影子,第三者說,寫的就是一匹可憐的老馬,我覺得都以。」

                                                                                            返回頁首

 

 

 

 

 

 

 

 

 

 

 

 

 

 

 

 

 

 

              我愛這土地      艾青

假如我是一只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裡面。

 

為甚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沈……

                                                1938年11月17日 

        這是詩人抗戰初期的作品。假設自己是一隻鳥,寫的卻不是清脆的歌聲,而是嘶啞的叫聲,生活的土地不是園林青山,而是悲憤受盡風雨侵襲的國土。詩人善用簡潔有力的詞語勾勒闊大的畫面,就如油畫特有的線條。末節只有兩行,卻直接抒情。
        艾青生於浙江省一農民家庭。但母親難產,算命的說他剋父母,因此父親把他送給一貧苦農婦撫養。詩人年輕時到法國留學,修讀美術。
1932年四五月間回國到上海,不久參加了「左翼美術家聯盟」,1932年七月十二日給政府逮捕,判六年徒刑。但不久獲釋。
        他在獄中寫下《大堰河──我的褓姆》,開始了新詩創作。

                                                                                                                   返回頁首

 

 

 

 

 

 

 

 

 

 

 

 

 

 

錯誤         鄭愁予

我打江南走過
那留在季節堛漁e顔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一九五四年  

 

 

  

                   野店——邊塞組曲之二

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

黃昏裹掛起一盞燈  


啊,來了

有命運垂在頸間的駱駝

有寂寞含在眼裹的旅客

是誰掛起的這盞燈啊

曠野上,一個矇矓的家

微笑看……  


有松火低歌的地方啊

有燒酒羊肉的地方啊

有人交換著流浪的方向…

 

 

         牧羊女——邊塞組曲之三

「那有姑娘不戴花

那有少年不馳馬

姑娘戴花等出嫁

少年馳馬訪親家

——

那有花兒不殘凋

那有馬兒不過橋

殘凋的花兒呀隨地葬

過橋的馬兒呀不回頭……」

當妳唱起我這支歌的時侯

我底心懶了

我底馬累了

那時——

黃昏已重了

酒囊已盡了……

 

 

        黃昏的來客——邊塞組曲之四

是誰向這邊馳來了呢

這裹有直立的炊姻

和睡意矇矓的駝鈴

 

你也許是來自沙原的孤客

多情而爽朗的

邊城的孩子

你也許帶看被放逐的憂憤

摔著鞭子似的雙眉

然而,你有輕輕的哨音啊

輕輕地——

撩起沉重的黃昏

讓我點起燈來吧

像守更的雁

 

 

 

          小河——邊塞組曲之五

收留過敗陣的將軍底淚的

收留過迷途的商旅底淚的

收留過遠謫的貶官底淚的

收留過脫逃的戍卒底淚的

小河啊,我今來了

而我,無淚地躺在你底身側

 

沙原的風推不動你

你沉重而酸惻的嘆息

月下,一道鐵色的筋

使心灰的大地更懶了

 

我自人生來,要走回人生去

你自遙遠來,要走回遙遠去

隨地編理我們拾來的歌兒

我們底歌呀,也遺落在每片土地……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