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象徵詩派
 

 

 

象徵詩派的理論 李金髮 馮乃超

 

 

 

 

 

 

 

 

 

 

 

 

 

 

 

 

象徵詩派

象徵詩派以李金髮為代表,在1921年左右興起,當時尚有王獨清、穆木天、馮乃超等互為呼應。這派受法國象徵詩派的影響,不用真實直接的描寫手法,注重詞語本身所引起的感情與聯想、利用詞語所帶來的感情、色彩、意象,串成的效果。題材灰暗,常以死亡為題,呈現陰森、淒冷、孤寂、神秘的境界。由於句子跳躍,令人難明,故這派曇花一現,好的作品不多。象徵詩派不著重內容,而專注詩歌的藝術美感,與引起的淡淡的哀愁。

                                                                                          返回頁首

 

 

 

 

 

 

 

 

 

 

 

 

 

 

 

 

               棄婦      

長髮披遍我兩眼之前,

遂隔斷了一切羞惡之疾視,

與鮮血之急流,枯骨之沈睡。

黑夜與蚊蟲聯步徐來,

趁此短牆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後,

如荒野狂風怒號:

戰慄了無數游牧。  
 

 

靠一根草兒,與上帝之靈往返在空谷裡。

我的哀戚惟游蜂之腦能深印著;

或與山泉長瀉在懸崖,

然後隨紅葉而俱去。  
   

棄婦之隱憂堆積在動作上,

夕陽之火不能把時間之煩悶

化成灰燼,從煙突裡飛去,

長染在游鴉之羽,

將同棲止於海嘯之可上,

靜聽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發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側,

永無熱淚,

點滴在草地

為世界之裝飾。

                                     選自《微雨》,約寫於1922   

                                  簡介

 

                                                                                   返回頁首

 

 

 

 

 

 

 

 

 

 

 

 

 

 

 

 

 

 

 

 

 

 

 

 

 

 

 

 

 

        詩中的棄婦的並不是傳統的秀美幽怨的形象,而是衣裙破爛、蓬頭散髮、狂奔墳地草野上。詩中充滿灰暗淒清的景象,卻沒有明顯或合理的連繫,因此呈現朦朧的氣氛,卻不能具體解釋詩中意義,須由讀者想像詮釋。

                                                                                 返回頁首

 

 

 

 

 

 

 

 

 

 

 

 

          紅紗燈                

森嚴的黑暗的深奧的深奧的殿堂之中央

紅紗的古燈微明地玲瓏地點在午夜之心


苦惱的沈默呻吟在夜影的睡眠之中

我聽得鬼魅魑魍的跫聲舞蹈在半空


烏雲叢簇地蓋著蛋白的月亮

白練滿河流若伏在野邊的裸體的尸僵


紅紗的古燈緩緩地漸漸地放大了光暈

森嚴的黑暗的殿堂撒滿了莊重的黃金


愁寂地靜悄地黑衣的泥姑踱過了長廊

一步一聲怎的悠久又怎的消滅無蹤


我看見在森嚴的黑暗的殿堂的神龕

明滅地惝恍地一盞紅紗的燈光顫動  

                                         簡介

 

                                                                          返回頁首

 

 

 

 

 

 

 

 

 

 

 

 

 

 

 

 

 

 

 

 

 

        本詩以黑暗、森嚴、夜影、烏雲、黑衣的一片灰暗的景物帶出陰沈的氣氛。在黑暗中一點紅紗燈,似乎象徵光明和希望。詩句頗長,不依語法,且有拗口的詞語,給人漫長困頓的感覺。不規則的押韻及疊詞營造出輕柔的旋律,比喻也新奇,如以「黃金」喻燈光。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