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宋玉
 

 

 

 

              登徒子好色賦           

 大夫登徒子侍于楚王,短宋玉曰:「玉為人體貌閑麗,口多微辭,又性好色,愿王勿與出入後宮。」王以登徒子之言問宋玉,玉曰:「休貌閑麗,所受于天也;口多微辭,所學于師也;至于好色,臣無有也。」王曰:「子不好色,亦有說乎?有說則止,無說則退。」

玉曰:「天下之佳人,莫若楚國;楚國之麗者,莫若臣里;臣里之美者,莫若臣東家之子。東家之子,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短,著粉則太白,施朱則太赤;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然此女登牆窺臣三年,至今未許也。登徒子則不然:其妻蓬頭攣耳,齞唇歷齒,旁行踽僂,又疥且痔;登徒子悅之,使有五子。王孰察之,誰為好色者矣。」             

是時,秦章華大夫在側,因進而稱曰:「今夫宋玉盛稱鄰之女,以為美色愚亂之邪;臣自以為守德,謂不如彼矣。且夫南楚窮巷之妾,焉足為大王言乎?君臣之陋,目所曾睹者,未敢云也。」

王曰:「試為寡人說之。」

大夫曰:「唯唯。臣少曾遠游,周覽九土,足歷五都,出咸陌,熙邯鄲,從容鄭、衛、溱、洧之間。是時向春之末,迎夏之陽,鶬鶊喈喈,群女出桑。此郊之姝,華色含光,體美容冶,不待飾裝。臣觀其麗者,因稱詩曰:『遵大路兮攬子袪,贈以芳花辭甚妙。』于是處子怳若有望而不來,忽若有來而不見。意密體疏,俯仰異觀;含喜微笑,窺視流眄。復稱詩曰:『寤春風兮發鮮榮,潔齋俟兮惠音聲,贈我如此兮不如無生。』因遷延而辭避。蓋徒以微辭相感動,精神相依憑;目欲其顏,心顧其義,揚詩守禮,終不過差,故足稱也。」

于是楚王稱善。宋玉遂不退。  

                              注釋

                                                                           返回頁首

 

 

 

 

 

 

 

 

 

 

 

 

 

 

 

 

 

 

 

 

 

 

 

 

 

登徒子:登徒是姓,子是古代男子的通稱。
短宋玉:說宋玉的壞話。 
微辭:婉轉而巧妙的語言。   
東家之子:鄰家之女。 
嫣然:美好的樣子,常指笑容。 
陽城:春秋鄭邑,今河南登封告成。 
下蔡:古邑名,故址即今安徽鳳台。

攣耳:耳朵蜷曲。 齞:齒露唇外貌。歷:稀疏。 

旁行:歪歪斜斜地走路。踽僂即駝背。 
孰:同熟,仔細。
章華:楚地名。章華大夫是楚人人仕于秦者,當時正出使楚國,在楚襄王之側。
美色愚亂:句意謂美色能迷惑人心,使人變邪。  
彼:指宋玉。 
九土:古中國分九州。這是指全國。 
五都:五方之都市。這裡指全國各個交通要道。
鄭、衛、溱、洧:溱、洧,鄭國境內的河流。詩經中的鄭風、衛風,以善于描寫男女愛情著名。鄭風中的(湊洧)是一首描寫鄭風氏上已節男女聚會春游的詩,展現了背年男女在相互愛戀中的歡樂心情。

鶬鶊:鳥名,黃鶯鳥。喈喈:鳴聲悅耳。

袪:袖口。
遵大路:鄭風有遵大路詩,句意論一邊念詩,一邊牽她的衣袖。
怳:同恍。句意謂女子心意搖動,想接近而不敢接近的羞怯情態。
意密體疏:心意密切,但形跡疏遠。
潔齋:清心潔身以示莊敬。
遷延:退卻。

                                                         簡介

                                                                           返回頁首

 

 

 

 

 

 

 

 

 

 

 

 

 

 

 

 

 

 

 

 

 

 

 

 

 

        楚辭開漢賦的先河。這篇可看到賦的對答、鋪寫、麗辭、對偶的寫作特色。對象多是國君,末段點出諷諭的主旨。但漢賦著重富麗鋪敘,君主受讚得飄飄然,因此諷刺的說話便容易被忽略了,不少便流為阿諛奉承的文章。

        這篇宋玉以登徒子及秦章華大夫對美女的態度比對自己不為美色所動,暗喻人君應知禮儀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