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格律詩派
 

 

 

新月派(格律)的理論

聞一多

死水  祈禱  一句話  

徐志摩

偶然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沙揚娜拉

 

 

 

 

 

 

 

 

 

 

 

 

 

 

新月派(格律詩)

徐志摩和聞一多是格律派先驅。他們注重新詩的格律。徐志摩指出隨口的新詩擺脫傳統詩歌的桎梏,有充份的自由,但不是藝術,他寧願試驗豆腐干式的詩。因為詩本身是有生命的整體,部份與部份,部份與全體,都應有關連。這內在的音節便是詩的生命的體現。因此形式如行數、字數、章節,都須體會到音節的波動來決定。自由詩派所表現的思想與情緒分開,因此不是詩;格律詩若只是用白話和字句整齊如切豆腐,也不是詩。

聞一多在《詩的格律》一文中,說出他對新詩的看法:

1)詩所以能激發情感,完全在它的節奏,節奏便是格律。

2)詩必須要有格律,就如下棋要依規則。會做詩的人不會感到格律的束縛。

3)詩不能依「自然的節奏」,因為自然界的格律不圚滿的時候多,所以必須藝術的補充。

4)新詩是「相體裁衣」的。不同的內容有不同的形式。    

5)格律分視覺和聽覺兩方面。聽覺是音尺、平仄、韻腳(音樂美);視覺是詩的分行寫法(建築美)和中文字形可能引起的具體的印象(繪畫美)。  

                                                                                           返回頁首

 

 

 

 

 

 

 

 

 

 

 

 

 

 

                             偶然        

我是天空堛漱@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你記得也好,
  最好你忘掉,
在這交會時互放的光亮!

                                                                                                          簡析

                                                                                            返回頁首

 

 

 

 

 

 

 

 

 

 

 

 

 

 

 

 

 

 

 

 

 

     這首詩是仿傚英詩格律詩limerick 的形式,limerick 是五行詩,押韻的方式是 a a b b a ,即第一,第二,第五行句末押同一韻,第三四句押另一韻

        這首詩第一節用雲與海比喻兩人相遇的關係,畫面是立體而遼闊的。第二節用兩隻方向相反的船來比喻兩人相遇的偶然,畫面是平面,時間是剎那的。兩個不同的意象句畫出相遇的短暫,無限眷戀。

                    返回頁首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沙揚娜拉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輕波堥昑w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溫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甜美是夢堛漸輝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她的負心我的傷悲

我不知道風是在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在夢的悲哀堣葚H

我不知道風是再那一個方向吹
我是在夢中
黯淡是夢堛漸輝

                           簡析

                                                              返回頁首沙揚娜拉

 

 

 

 

 

 

 

 

 

 

 

 

 

 

 

 

 

 

  詩人描寫戀愛中的心情:當戀愛時心情沈醉,如在夢中,在浪浪中徜徉;但失戀後便像迷失方向,四周如夢境復黯淡

  這首詩六章,每章字句相同,首兩句一樣,只是第三句有變化,故在節奏方面是加強了,但內容少,只在第三句順序說出戀愛與失戀的心情,雖是前後呼應,但不能令人回味。

                                                              返回頁首沙揚娜拉

 

 

 

 

 

 

 

 

 

 

 

 

沙揚娜拉

那是一低頭的溫柔
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
嬌羞
道一聲珍重 道一聲珍重
那一聲珍重裡有甜蜜的
憂愁
沙揚娜拉

                     簡介

 

                                                                                        返回頁首

 

 

 

 

 

 

 

 

 

 

 

 

 

 

 

 

 

 

 

 

 

  詩人以低頭的溫柔,點出少女的矜持與嬌柔;再以蓮花臨風象徵她的純潔與弱不禁風。低聲說再見,以日文寫出,使人聯想傳統日本婦女順從。

  徐志摩善於捕捉詩情,利用詞句的複疊增強詩歌的節奏,勾畫浪漫的意境。但詩意不深,故撼人心絃的不多。

                                                                                        返回頁首

 

 

 

 

 

 

 

 

 

 

 

 

 

 

                   死水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清風吹不起半點漪淪。

不如多扔些破銅爛鐵,

爽性潑你的剩菜殘羹。
 

也許銅的要綠成翡翠,

鐵罐上繡出幾朵桃花;

再讓油膩織一層羅綺,

霉菌給他蒸出些雲霞。
 

讓死水酵成一溝綠酒,

漂滿了珍珠似的白沬;

小珠笑一聲變成大珠,

又被偷酒的花蚊咬破。
 

那麼一溝絕望的死水,

也就誇得上幾分鮮明。

如果青蛙耐不住寂寞,

又算死水叫出了歌聲。
 

這是一溝絕望的死水,

這裡斷不是美的所在,

不如讓給醜惡來開墾,

看他造出個甚麼世界。

                               選自《死水》約作於1925    

 

                                              返回頁首祈禱一句話

 

 

 

 

 

 

 

 

 

 

 

 

 

 

                   祈禱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                       

啟示我,如何把記憶抱緊;

請告訴我這民族的偉大,

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譁!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

誰的心裡有堯舜的心,

誰的血是荊軻聶政的血,

誰是神農 黃帝的遺孽。   

告訴我那智慧來得離奇,

說是河馬 獻來的禮;

還告訴我這歌聲的節奏,

原是九苞鳳凰 的傳授。  

 

誰告訴我戈壁 的沉默,

五嶽的莊嚴?又告訴我

泰山的石霤 還滴著忍耐,

大江黃河又流著和諧?  

 

再告訴我,那一滴清淚

孔子弔唁死麟 的傷悲?

那狂笑也得告訴我好,——

莊周淳于 東方朔 的笑。 

 

請告訴我誰是中國人,

啟示我,如何把記憶抱緊;

請告訴我這民族中偉大,

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譁!

                                                   選自《死水》

                         簡析

                 返回頁首一句話  

 

 

 

 

 

 

 

 

 

 

 

 

 

 

 

 

 

 

      

 

  這是聞一多留學美國後,回到中國的作品。詩人在國外見到同胞的刻苦與受到歧視,感到悲憤;可是回國看到的卻是貪污舞弊,烏煙瘴氣的社會,因此不禁為國事傷心,追問源遠流長的中華美德去了哪兒。

  詩人用反問,祈求的語氣,一方面是切合題目,但另一方面是反映他對國家的質疑。詩人用不同的典故象徵不同的素質:堯舜,神農,黃帝,是追溯清明無求的政治;荊軻,聶政,是俠勇的精神;孔子弔麟的清淚,是對國家的憂慮;莊子,淳于髡,東方朔,是智慧貿幽默;這些都是中國積聚來的智慧,不是河圖洛書或天賜的迷信。但這些都不在現世的中國存在,即使是活在記憶中,詩人也要問:如何把記憶抱緊?

  詩人再以浩瀚無垠的戈壁沙漠,五嶽的巍峨,泰山的石霤,長江黃河這些中國的地理標誌顯示這民族的刻苦和偉大,也令詩境闊大

  這詩也遵守三美論:句式整齊,章節勻稱,押韻有規律,而詞藻富意象。本詩兩句一韻。首尾章節一樣,增強節奏,也是複沓的手法。

                                                         返回頁首一句話  

 

 

 

 

 

 

 

 

 

 

 

 

 

 

 

 

 

 

                       一句話

有一句話說出就是禍,

有一句話能點得著火。

別看五千年沒有說破,

你猜得透火山的緘默?

說不定是突然著了魔,

突然青天裡一個霹靂

爆一聲:

「咱們的中國!」  
   

這話教我今天怎麼說?

你不信鐵樹開花也可,

那麼有一句話你聽著:

等火山忍不住了緘默,

不要發抖,伸舌頭,頓腳,

等到青天裡一個霹靂

爆一聲:

「咱們的中國!」

                                                                                                             簡介

 

                         返回頁首

 

 

 

 

 

 

 

 

 

 

 

 

 

 

 

 

 

 

 

  《一句話》約作於1925至26年。作者回國後感於社會紛亂,回溯歷史,相信中國始終能如霹靂雷聲般令世界震驚。現就這詩解說「詩的三美」。

音樂美:全詩分兩節,每節八行,每行九字,末二行其實是一句,「聲」後有一停頓,所以音節整齊。

繪畫美:詩中用了豐富的詞藻,描述日後的中國與會帶來的震驚。

             形象豐富的詞藻:火山、青天的霹靂、鐵樹開花。

             情感的詞藻:緘默、著了魔、忍不住、發抖、頓腳。

             顏色的詞藻:火、青天。

建築美:全詩分兩節,每節的句數、字數排列形式一樣。每句除七八兩行外,均是由  一 「四音尺」、一「三音尺」、一「二音尺」組成。第七行可作一「四 音尺」,  第八行可作一「三音尺」,一「二音尺」。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