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屈原
 

 

 

越人歌

 

九歌 九章簡介 漁父
哀郢 橘頌  
 

 

 

 

 

 

 

 

 

 

 

 

 

 

 

 

 

 

 

 

 

 

 

 

        越人歌

今夕何夕兮?搴洲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煩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語譯

                                                                                               返回頁首

 

 

 

 

 

 

 

 

 

 

 

 

 

 

 

 

 

 

 

 

 

 

    今夜是什麼日子啊!我在江上駕著小舟。
     今天是什麼日子啊!我竟然能與王子同船。
    承蒙王子看得起啊!不嫌棄我,
    我的心如此的激動,居然看到了王子!
 山上有樹木,而樹上有樹枝,〈這人人都知道〉,
 可是我的心這麼喜愛王子,王子卻不知道啊!

                                                                                               返回頁首

 

 

 

 

 

 

 

 

 

 

 

 

 

 

 

 

 

 

 

 

 

 

 

       九章.橘頌

後皇嘉樹,橘徠服兮。受命不遷,生南國兮。
深固難徙,更壹志兮。綠葉素榮,紛其可喜兮。
曾枝剡棘,圓果摶兮。青黃雜糅,文章爛兮。

精色內白,類任道兮。紛縕宜修,姱而不醜兮。
嗟爾幼志,有以異兮。獨立不遷,豈不可喜兮。
深固難徙,廓其無求兮。蘇世獨立,橫而不流兮。

閉心自慎,不終失過兮。秉德無私,參天地兮。
原歲並謝,與長友兮。淑離不淫,梗其有理兮。
年歲雖少,可師長兮。行比伯夷,置以爲像兮。

                                                                                               返回頁首

 

 

 

 

 

 

 

 

 

 

 

 

 

 

 

 

 

 

 

 

 

 

 

               漁父

          屈原既放,遊於江潭,行吟澤畔,顔色憔悴,形容枯槁。漁父見而問之曰:子非三閭大夫與?何故至於斯!」

         屈原曰:「舉世皆濁我獨清,衆人皆醉我獨醒,是以見放!」

          漁父曰:「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世人皆濁,何不淈其泥而揚其波?眾人皆醉,何不餔其糟而歠其釃?何故深思高舉,自令放爲?」

          屈原曰:「吾聞之,新沐者必彈冠,新浴者必振衣;安能以身之察察,受物之汶汶者乎?寧赴湘流,葬於江魚之腹中。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塵埃乎!」

         漁父莞爾而笑,鼓枻而去,乃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吾足。」遂去不復與言。

                                                                                               返回頁首

 

 

 

 

 

 

 

 

 

 

 

 

 

 

 

 

 

 

 

 

 

 

 

 

 

           九章.哀郢

皇天之不純命兮,何百姓之震愆?民離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東遷。
去故鄉而就遠兮,遵江、夏以流亡。出國門而軫懷兮,甲之晁吾以行。
發郢都而去閭兮,怊荒忽其焉極?楫齊揚以容與兮,哀見君而不再得。
望長楸而太息兮,涕淫淫其若霰。過夏首而西浮兮,顧龍門而不見。
心嬋媛而傷懷兮,眇不知其所蹠。順風波以從流兮,焉洋洋而爲客。
淩陽侯之氾濫兮,忽翺翔之焉薄?心絓結而不解兮,思蹇産而不釋。
將運舟而下浮兮,上洞庭而下江。去終古之所居兮,今逍遙而來東。
羌靈魂之欲歸兮,何須臾而忘反!背夏浦而西思兮,哀故都之日遠。
登大墳以遠望兮,聊以舒吾憂心。哀州土之平樂兮,悲江介之遺風。
當陵陽之焉至兮,淼南渡之焉如?曾不知夏之爲丘兮,孰兩東門之可蕪?
心不怡之長久兮,憂與愁其相接。惟郢路之遙遠兮,江與夏之不可涉。
忽若去不信兮,至今九年而不復。慘鬱鬱而不通兮,蹇侘傺而含慼。
外承歡之汋約兮,甚荏弱而難持。忠湛湛而願進兮,妒被離而障之。
堯、舜之抗行兮,了杳杳而薄天。衆讒人之嫉妒兮,被以不慈之僞名。
憎慍惀之修美兮,好夫人之忼慨。眾踥蹀而日進兮,美超遠而逾邁。
亂曰:曼餘自以流觀兮,冀壹反之何時?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
信非吾罪而棄逐兮,何日夜而忘之?

                                                                                               返回頁首

 

 

 

 

 

 

 

 

 

 

 

 

 

 

 

 

 

  《九章》是包括九篇詩歌的總題,主要是屈原兩次放逐中的經歷、處境和苦悶悲憤心情的反映,表現了詩人對楚國的熱愛和對小人的痛恨。但這個總題名不是詩人所自定,而是後人輯錄時所加。朱熹所謂「後人輯之,得其九章,合爲一卷,非必出於一時之言」。
  《九章》各篇的創作年代,大概以《惜誦》爲最早,它是作者被讒見疏以後所作。《抽思》是懷王時作者流放漢北所作。其餘七篇都是作者在頃襄王時被放於江南所作。其中《哀郢》爲頃襄王二十一年,郢都被秦攻破後作,詩人久放的痛苦和對祖國危亡的憂慮,在這首詩中得到異常深刻的反映。《涉江》中的地名和時令緊承《哀郢》而來,是詩人溯江北上,入於湖湘以後所作。《橘頌》中有疑亦是詩人在江南途中所作,表面上詠物,實際是詩人的自贊。《懷沙》、《惜往日》都是屈原自沈以前不久作的,後者是屈原的絕筆,是他最後一首述志詩。此外《思美人》、《悲回風》二篇作於何時不能確定,所可知者,前者大概是再放初春所作,後者則作於再放的某年秋間。
(撮自[中國詩人]網站:www.chinapoet.net)

                                                                                               返回頁首

 

 

 

 

 

 

 

 

 

 

 

 

 

 

 

 

 

 

九歌簡介 東皇太一 雲中君 湘君
湘夫人 大司命 少司命 東君
河伯 山鬼 國殤 禮魂

                                                                     返回楚辭頁

 

 

 

 

 

 

 

 

 

 

 

 

 

九歌簡介

  《九歌》原爲傳說中的一種遠古歌曲的名稱,流行於楚地。戰國末年,楚人屈原據民間祭神樂歌改作或加工而成。共十一篇:《東皇太一》、《雲中君》、《湘君》、《湘夫人》、《大司命》、《少司命》、《東君》、《河伯》、《山鬼》、《國殤》、《禮魂》。除《國殤》是悼念和頌贊爲楚國而戰死的將士外,其餘篇章皆描寫神靈間的眷戀,表現出深切的思念或所求未遂的哀傷。王逸說是屈原放逐江南時所作,當時屈原「懷憂若苦,愁思沸鬱」,故通過製作祭神樂歌,以寄託自己的這種思想感情。但現代研究者多認爲作於放逐之前,僅供祭祀之用。這組詩篇可見到上古祭祀神祈的情況,也可看到楚人豐富的感情。

                                                                                                       九歌頁

 

 

 

 

 

 

 

 

 

 

 

 

 

 

 

 

篇名

(一)東皇太一:祭祀天帝

(二)雲中君:祭祀雲神     

(三)湘君:祭祀湘水之神

(四)湘夫人:祭祀湘君的妃子,湘水女神

(五)大司命:祭祀命運之神

(六)少司命:祭祀兒童命運之神或愛神

(七)東君:祭祀太陽神

(八)河伯:祭祀河神和洛水之神

(九)山鬼:祭祀山神或山妖

(十)國殤:祭祀楚國戰士

(末章)禮魂:送別神靈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頁

 

 

 

 

 

 

 

 

 

 

 

 

  東皇太一

吉日兮辰良,穆將愉兮上皇;
撫長劍兮玉珥,璆鏘鳴兮琳琅。
瑤席兮玉瑱,盍將把兮瓊芳;
蕙肴蒸兮蘭藉,莫桂酒兮椒漿。

揚枹兮拊鼓,疏緩節兮安歌,陳竽瑟兮浩倡。
靈偃蹇兮姣服,芳菲菲兮滿堂;
五音兮繁會,君欣欣兮樂康。

注釋:
《星經》記載:「太一星在天一南半度,天帝神,主十六神。」
 太一:王逸注:「星名,天之尊神。祠在楚東,以配東帝,故云東皇。」尊貴的神的通稱,“太一”在楚人中是東方最尊貴的天帝之神。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雲中君

浴蘭湯兮沐芳,華采衣兮若英;
靈連蜷兮既留,爛昭昭兮未央;
謇將憺兮壽宮,與日月兮齊光;
龍駕兮帝服,聊翺遊兮周章

靈皇皇兮既降,猋遠舉兮雲中;
覽冀洲兮有餘,橫四海兮焉窮

思夫君兮太息,極勞心兮忡忡!

本篇是一首祭雲神的詩歌,雲中之神爲一男性,號「雲中君」,在神話中雲神名叫豐隆,又名屏翳。
詩中巫師扮作雲神,載歌載舞到祭壇上。說出雲神與日月同游玩天上。

雲神歌舞過後便離開,令人民惆悵。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湘君

君不行兮夷猶,蹇誰留兮中洲?
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
令沅湘兮無波,使江水兮安流;
望夫君兮未來,吹參差兮誰思?

駕飛龍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
薜荔柏兮蕙綢,蓀橈兮蘭旌;

望涔陽兮極浦,橫大江兮揚靈。
揚靈兮未極,女嬋媛兮爲餘太息。

橫流涕兮潺湲,隱思君兮悱惻。
桂櫂兮蘭枻,斲冰兮積雪;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
心不同兮媒勞,恩不甚兮輕絕。石瀨兮淺淺,飛龍兮翩翩;
交不忠兮怨長,期不信兮告餘以不閑!
朝騁騖兮江臯,夕弭節兮北渚;鳥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
捐余玦兮江中,遺餘佩兮醴浦;
采芳洲兮杜若,將以遺兮下女;

時不可兮再得,聊逍遙兮容與!

  帝舜死於蒼梧,葬於九嶷山。他的兩個妃子,帝堯的女兒娥皇、女英聞訊,便去奔喪,亦死於湘江。帝舜死後,天帝封其爲湘水之神,號湘君,封二妃爲湘水女神,號湘夫人。在楚人心目中,他們是一對配偶神。本篇是祭湘君的詩歌,描寫了湘夫人思念湘君那種臨風企盼,因久候不見湘君依約聚會而産生怨慕神傷的感情。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湘夫人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裊裊兮秋風,洞庭波兮木葉下;
登白薠兮騁望,與佳期兮夕張;
鳥何萃兮蘋中,罾何爲兮木上?

有芷兮有蘭,思公子兮未敢言;
荒忽兮遠望,觀流水兮潺湲。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爲兮水裔;
朝馳余馬兮江臯,夕濟兮西澨;

聞佳人兮召餘,將騰駕兮偕逝。
築室兮水中,葺之兮荷蓋;蓀壁兮紫壇,播芳椒兮成堂;
桂棟兮蘭橑,辛夷楣兮藥房;
罔薜荔兮爲帷,擗蕙櫋兮既張。

白玉兮爲鎮,疏石蘭兮爲芳;芷葺兮荷屋,繚之兮杜衡。
合百草兮實庭,建芳馨兮廡門。
九嶷
繽兮並迎,靈之來兮如雲;

捐余袂兮江中,遺餘褋兮醴浦。
搴汀洲兮杜若,將以遺兮遠者;

時不可兮驟得,聊逍遙兮容與!

  本篇是祭湘水女神的詩歌,和《湘君》是姊妹篇。全篇以湘君思念湘夫人的語調去寫,描繪出那種馳神遙望,祈之不來,盼而不見的惆悵心情。褋衣即女子內衣,淮南楚之間謂之褋。是湘夫人送給湘君的信物。這是古時女子愛情生活的習慣。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大司命

廣開兮天門,紛吾乘兮玄雲;
令飄風兮先驅,使凍雨兮灑塵。
君回翔兮以下,榆空桑兮從女;
紛總總兮九州,何壽夭兮在予?

高飛兮安翔,乘清氣兮禦陰陽;
吾與君兮齊速,導帝之兮九坑。

靈衣兮被被,玉佩兮陸離;一陰兮一陽,衆莫知兮余所爲!
折疏麻兮瑤華,將以遺兮離居;
老冉冉兮既極,不寖近兮愈疏。

乘龍兮轔轔,高馳兮沖天。結桂枝兮延佇,羌愈思兮愁人。
愁人兮奈何,願若今兮無虧;
固人命兮有當,孰離合兮何爲?

坑:意通「岡」,山脊,高地,九坑即九岡,九州的代稱。
楚地風俗好祀鬼神,楚人以爲人之壽夭必有神靈主宰,因而奉祀大司命。
一說大司命是星名。本篇是祭大司命的祭歌。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少司命

秋蘭兮麋蕪,羅生兮堂下;綠葉兮素華,芳菲菲兮襲予。
夫人兮自有美子,蓀何以兮愁苦?
秋蘭兮青青,綠葉兮紫莖。滿堂兮美人,忽獨與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辭,乘回風兮載雲旗
悲莫愁兮生別離,樂莫樂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帶,鯈而來兮忽而逝。
夕宿兮帝郊,君誰須兮雲之際?

與女沐兮咸池,晞女髮兮陽之阿。
望美人兮未來,臨風悅兮浩歌。

孔蓋兮翠旌,登九天兮撫慧星。
竦長劍兮擁幼艾,蓀獨宜兮爲民正。

注釋:
須:等待。

晞:曬乾。
悅:失意貌。

  少司命是主宰兒童命運的女神,也有認為是愛情之神。詩篇以男巫的身份描述這位年輕美貌的女神,在祭祀時女神單獨凝視男巫師,離開時並不言語,令到巫師惆悵惘然。他幻想女神會在天上等待他,可惜女神並沒有來。巫師歌頌女神的威儀,保護年輕人的愛情。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東君

暾將出兮東方,照吾檻兮扶桑;
撫余馬兮安驅,夜皎皎兮既明。
駕龍舟兮乘雷,載雲旗兮委蛇。
長太息兮將上,心低徊兮顧懷。

羌聲色兮娛人,觀者憺兮忘歸。
皕璊憧皝炕A蕭鍾兮瑤珞;鳴篪兮吹竽,思靈保兮賢誇。
宣飛兮翠曾,展詩兮會舞;應律兮合節,靈之來兮蔽日。
青雲衣兮白霓裳,舉長矢兮射天狼;
操餘弧兮反淪降,援北斗兮酌桂漿。
撰余轡兮高駝翔,杳冥冥兮以東行。

本篇是楚人祭祀太陽的頌歌。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河伯

與女遊兮九河,沖風起兮水揚波;
乘水車兮荷蓋,駕兩龍兮驂螭。
登昆侖兮四望,心飛揚兮浩蕩。
日將暮兮悵忘歸,惟極浦兮寤懷。

魚鱗屋兮龍堂,紫貝闕兮珠宮;靈何惟兮水中?
乘白黿兮逐文魚,與女遊兮河之渚,流澌紛兮將來下,
子交手兮東行,送美人兮南浦。
波滔滔兮來迎,魚鱗鱗兮媵予。

  本篇是祭祀河伯的祭歌。歌中沒有禮祀之詞,而是河伯與洛水女神相戀的故事,大約是楚人祭祀的特色,以戀歌情歌作爲娛神的祭詞。
河伯本指黃河之神,至戰國時代人們把各水系的河神統稱河伯。當時楚國國境未達黃河,所祭的只是河神。
河神與洛神同遊九河,坐著荷葉為篷的水車,由兩龍拉著乘風破浪,到崑崙山後飛上山巔,俯瞰天下。可惜日暮後仍要回到水底宮殿。於是河神送洛神到南浦才依依離去。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薛荔兮帶女蘿;
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
乘赤豹兮從文,辛夷車兮結桂旗;被石蘭兮帶杜衡,
折芬馨兮遺所思。余處幽篁兮終不見天,路險難兮獨後來。
表獨立兮山之上,雲容容兮而在下;杳冥冥兮羌晝晦,
東風飄兮神靈雨。留靈修兮憺忘歸,歲既晏兮孰華予?
采三秀兮於山間,石磊磊兮兮葛蔓蔓;
怨公子兮悵忘歸,君思我兮不得閑。
山中人兮芳杜若,飲石泉兮蔭松柏;君思我兮然疑作。
雷填填兮雨冥冥,猿啾啾兮狖夜鳴。
風颯颯兮木蕭蕭,
思公子兮徒離憂。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國殤

操吳戈兮被犀甲,車錯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敵若雲,矢交墜兮士爭先。
淩余陣兮躐餘行,左驂殪兮右刃傷;霾兩輪兮縶四馬,
援玉枹兮擊鳴鼓。天時懟兮威靈怒,嚴殺盡兮棄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遙遠;
帶長劍兮挾秦弓,
首身離兮心不懲;
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淩。
身既死兮神以靈,
子魂魄兮爲鬼雄。

此篇是祭祀保衛國土戰死的將士的祭歌。

                                                        返回楚辭頁 返回九歌首

                                                                    

 

 

 

 

 

 

 

 

 

 

 

 

 

 

 

 

禮魂

成禮兮會鼓,傳芭兮代舞;姱女倡兮容與。
春蘭兮秋菊,長無絕兮終古。

  此篇是通用於前面十篇祭祀各神之後的送神曲,由於所送的神中有天地神也有人鬼,所以不稱禮神而稱禮魂。

                                                                    返回楚辭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