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現代詩派
 

 

 

現代詩派 戴望舒 何其芳 卞之琳
李廣田 克家 艾青 鄭愁予

 

 

 

 

 

 

 

 

 

 

 

 

 

 

 

 

 

現代詩派

  現代詩派雖仍利用象徵手法,但卻沒有象徵詩派的晦澀。本派強調以意象表達情感,刺激讀者的視覺、聽覺、味覺、觸覺,用通感手法,使詩句新奇深刻。

 

                                                                                             返回頁首

 

 

 

 

 

 

 

 

 

 

 

 

 

 

 

 

 

                   雨巷           

撐著油紙傘,獨自

徬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著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她是有

丁香一樣的顏色,

丁香一樣的芬芳,

丁香一樣的憂愁,

在雨中哀怨,

哀怨又徬徨;

 

她徬徨在這寂寥的雨巷

撐著油紙傘

像我一樣,

像我一樣地

默默彳亍著

冷漠,淒清,又惆悵。

 

她靜默地走近

走近,又投出

太息一般的眼光,

她飄過

像夢一般地,

像夢一般地淒總婉迷茫。

 

像夢中飄過

一枝丁香地,

我身旁飄過這女郎;

她靜默地遠了,遠了,

到了頹圮的籬牆,

走盡這雨巷。

 

在雨的哀曲裡,

消了她的顏色,

散了她的芬芳,

消散了,甚至她的

太息般的眼光,

丁香般的惆悵。  

 

撐著油紙傘,獨自

徬徨在悠長,悠長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飄過

一個丁香一樣地

結著愁怨的姑娘。

                                                  1928年八月

                                                                                       簡介

 

                                                            返回頁首我用殘損的手掌

 

 

 

 

 

 

 

 

 

 

 

 

 

 

 

 

 

  這是戴望舒的成名作,當時代理《小說月報》編輯的葉紹鈞認為這詩替新詩開創了一個新紀元。戴望舒也因此而得到了「雨巷詩人」的稱號,開創了「現代詩派」。《雨巷》我姑娘是用了傳統的意象,以丁香花的柔弱、白色或紫色的顏色象徵一位美麗、高貴而幽怨的少女。詩人期待她的來臨,換來的卻是輕輕的太息,飄然離去。因此有人認為詩人是以少女象徵對理想的追求。
  本詩音節也頗突出,全詩七節,每節六行,每行字數不一,押韻的位置錯綜變化,沒有規定,常有重複字句,不少句子是跨行,甚至跨節,使節奏連綿。首尾兩節相近,增強迴環唱詠的旋律。

                                                                返回頁首我用殘損的手掌 

                                                                                            

 

 

 

 

 

 

 

 

 

 

 

 

 

 

 

 

              我用殘損的手掌                  
我用殘損的手掌
摸索這廣大的土地:
這一角已變成灰燼,
那一角只是血和泥;
這一片湖該是我的家鄉,
(春天,堤上繁花如錦障,
嫩柳枝折斷有奇異的芬芳)

我觸到荇藻和水的微涼;
這長白山的雪峰冷到徹骨,
這黃河的水夾泥沙在指間滑出;
江南的水田,你當年新生的禾草
是那麽細,那麽軟......現在只有蓬蒿;
嶺南的荔枝花寂寞地憔悴,
盡那邊,我蘸著南海沒有漁船的苦水......
無形的手掌掠過無限的江山,
手指沾了血和灰,手掌粘了陰暗,
只有那遼遠的一角依然完整,
溫暖,明朗,堅固而蓬勃生春。
在那上面,我用殘損的手掌輕撫,
像戀人的柔發,嬰孩手中乳。
我把全部的力量運在手掌
貼在上面,寄與愛和一切希望,
因爲只有那堿O太陽,是春,
將驅逐陰暗,帶來蘇生,
因爲只有那塈畯怳ㄨ閉馱f一樣活,
螻蟻一樣死......那堙A永琲漱什瞗I

                         一九四二年七月三日在香港獄中作

                                                                 評論

                                                                           返回頁首

 

 

 

 

 

 

 

 

 

 

 

 

 

 

 

 

  詩人在抗戰期間在香港為日軍囚禁,在獄中寫下這詩。
戴望舒的詩多悲觀頹喪的情緒,充滿幻滅感和失落感。詩人摸索中國大地,觸到的是「血和灰」,淪陷區失去往日的柔綠芳嫩,只有遠方的一角仍完整。
     

  詩中意象和氣氛充滿傳統情調、愛國情懷。詩人追憶往昔的中國充滿鄉土情調:春天柳堤、長白山、黃河、江南水田。詩人想像抗戰勝利後朋友能將他白骨放在山峰,沐浴在陽光清風之下,比喻對自由光明的追求,對國家的矢志不移。

  這詩是運用自由句式,但仍有押韻,用對偶、排比句,因此節奏感強

                                                                                返回頁首

 

 

 

 

 

 

 

 

 

 

 

 

 

 

 

 

 

                                                                          歡樂  

告訴我,歡樂是甚麼顏色?

像白鴿的羽翅?燕子的紅嘴?

歡樂是甚麼聲音?像一聲蘆笛,

還是從簌簌的松聲到潺潺的流水?

 

是不是可握住的,如溫情的手?

可看見的,如亮著愛憐的眼光?

會不會使心靈微微的顫抖,

或者靜靜地流淚,如同悲傷?  

歡樂是怎樣來的,從甚麼地方?

螢火蟲一樣飛在朦朧的樹蔭?

香氣一樣散自薔薇的花瓣上?

它來時,腳上響不響著鈴聲?

 

對於歡樂,我的心是盲人的目,

但它是不是可愛的,如我的憂鬱?

                                                                    六月二十七日

                                                                                      簡介

 

                                                                                返回頁首花環

 

 

 

 

 

 

 

 

 

 

 

 

 

  何其芳三十年代初年踏進詩壇,受新月派與現代派的影響,注重詩的格律與詩情。
  這篇題為《歡樂》,卻是寫憂鬱。詩人追尋歡樂,利用通感,以實物的顏色、聲音、光線、香氣,交織成絢麗優雅的意象;卻以這縹緲不可捉摸的歡樂映襯憂鬱的誘人。
這種感情常是年輕人歌頌的題材。
 

                                                                                    返回頁首花環

                                                                                                            

 

 

 

 

 

 

 

 

 

 

 

 

 

 

 

 

 

 

 

          花環放在一個小墳上           

開落在幽谷裡的花最香,

無人記憶的朝露最光,

我說你是幸福的,小玲玲,

沒有照過影子的小溪最清亮。
 

你夢過綠藤緣進你窗裡,

金色的小花墮落到你髮上。

你為檐雨說出的故事感動,

你愛寂寞,寂寞的星光。
 

你有珍珠似的少女的淚,

常流著沒有名字的悲傷。

你有美麗得使你憂愁的日子,

你有更美麗的夭亡。

                                                                  九月十九日夜

                                                                                     簡介

                                                                                             返回頁首

 

 

 

 

 

 

 

 

 

 

 

 

  死亡原是哀傷的,詩人卻一反常情。玲玲的美有三個層次:她是純潔的,如幽谷的花,清晨的露珠,沒人到的小溪。她是愛幻想的,夢見綠藤,落花,為雨點、星光的寂寞而哀傷,所以她也是多愁善感的。這純潔的少女應不能接受現實的摧殘,她的夭亡,也許是最好的結局。
  詩人並不描述少女容貌,卻以美麗精緻的意象傳達她的氣質。全詩四節,每節四行,前兩行各三音尺,後兩行各四音尺,偶句押韻,沒轉韻,具音樂感。

                                                                                             返回頁首

 

 

 

 

 

 

 

 

 

 

 

 

 

 

 

 

 

 

        斷章       

        你站在橋上看風景  

                 看風景人在樓上看你  

        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  

               你裝飾了別人的夢

                                                                                     簡介

 

                     返回頁首古鎮的夢

 

 

 

 

 

 

 

 

 

 

 

 

 

 

 

 

  本詩寫於1935年十月。原是長詩中的四句,詩人說全詩只有這四句令他滿意,因此就抽出來獨立成章,題目即由此而來。本詩明白淺易,但卻可作不少詮釋。李健吾(五四時代的戲劇與散文家)說詩人在「裝飾」二字上做詩,暗示人生不過是互相裝飾。

  這詩表達了一種相對的,平衡的哲理:你將周遭的事物當作風景看時,別人也將你當作風景的一部份;明月點綴了你的生活,你也許裝飾了別人的生活。詩人藉此表達宇宙萬物息息相關,互為依存。詩人的意象是傳統的畫面,帶出雋永境界。

                                                                       返回頁首古鎮的夢

 

 

 

 

 

 

 

 

 

 

 

 

 

 

 

 

 

 

 

                      古鎮的夢           

古鎮上有種聲音

一樣的寂寥:

白天是算命鑼,

夜裡是梆子。  


敲不破別人的夢,

做著夢似的

瞎子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塊石頭低,

哪一塊石頭高,

哪一家姑娘有多大年紀。  

敲沈了別人的夢,

做著夢似的

更夫在街上走,

一步又一步。

他知道哪一塊石頭低,

哪一塊石頭高,

哪一家門戶關得最嚴密。  

「三更了,你聽哪,

毛兒的爸爸,

這小子吵得人睡不成覺,

老在夢裡哭,

明天替他算算命吧?」  

 

是深夜,

又是清冷的下午:

敲梆的過橋,

敲鑼的又過橋,

不斷的是橋下流水的聲音。

                                                                                     簡介

 

                             返回頁首

 

 

 

 

 

 

 

 

 

 

 

  詩人用傳統的意象刻劃中國傳統的小鎮風貌。更夫與算命的瞎子暗示在黑暗的生活,反映社會的陰沈無力與愚昧。詩人利用聲音來暗示古鎮的寂寥清冷,半夜的話語也是無知無奈的。末章利用視覺交錯,將日夜的人交疊,以不變的流水表達不變的生活,不知何時才能改變

                                                                                            返回頁首

 

 

 

 

 

 

 

 

 

 

 

 

 

 

 

 

                           老馬                  

總得叫大車裝個夠,

它橫豎不說一句話,

背上的壓力往肉裡扣,

它把頭沈重地垂下!

 

這刻不知道下刻的命,

它的淚只往心裡咽,

眼裡飄來一道鞭影,

它抬起頭望望前面。

                                      1932年四月 

                                                                                簡介

 

                       返回頁首

 

 

 

 

 

 

 

 

 

 

 

 

 

 

 

 

 

 

 

  克家是三十年代崛起的詩人,以寫實的手法描繪當時的情境,刻劃人民的苦痛,是傳統寫實派的新詩詩人。這篇以老馬受苦來象徵農民的苦難,充滿憐恤。詩人說:「我親眼看到了這樣一匹命運悲慘令我深抱同情的老馬,不寫出來,心裡有一種壓力……你說《老馬》寫的是農民,他說《老馬》有作者自己的影子,第三者說,寫的就是一匹可憐的老馬,我覺得都以。」

                                                                                            返回頁首

 

 

 

 

 

 

 

 

 

 

 

 

 

 

 

 

 

 

 

                       我愛這土地     

假如我是一只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裡面。

 

為甚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沈……

                                                          1938年11月17日   

                                                                                     簡介

                           返回頁首

 

 

 

 

 

 

 

 

 

 

 

 

 

 

 

 

 

 

 

 

 

      這是詩人抗戰初期的作品。假設自己是一隻鳥,寫的卻不是清脆的歌聲,而是嘶啞的叫聲,生活的土地不是園林青山,而是悲憤受盡風雨侵襲的國土。詩人善用簡潔有力的詞語勾勒闊大的畫面,就如油畫特有的線條。末節只有兩行,卻直接抒情。
        艾青生於浙江省一農民家庭。但母親難產,算命的說他剋父母,因此父親把他送給一貧苦農婦撫養。詩人年輕時到法國留學,修讀美術。
1932年四五月間回國到上海,不久參加了「左翼美術家聯盟」,1932年七月十二日給政府逮捕,判六年徒刑。但不久獲釋。
        他在獄中寫下《大堰河──我的褓姆》,開始了新詩創作。

                                                                                            返回頁首

 

 

 

 

 

 

 

 

 

 

 

 

 

 

 

                             錯誤         

我打江南走過
那留在季節堛漁e顔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底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一九五四年  

                                     返回頁首野店牧羊女黃昏的來客小河

 

 

 

 

 

 

 

 

 

 

 

 

 

 

 

                                  野店——邊塞組曲之二

是誰傳下這詩人的行業

黃昏裹掛起一盞燈  


啊,來了

有命運垂在頸間的駱駝

有寂寞含在眼裹的旅客

是誰掛起的這盞燈啊

曠野上,一個矇矓的家

微笑看……  


有松火低歌的地方啊

有燒酒羊肉的地方啊

有人交換著流浪的方向…  

                                                  返回頁首牧羊女黃昏的來客小河

 

 

 

 

 

 

 

 

 

 

 

 

 

 

 

                 牧羊女——邊塞組曲之三

「那有姑娘不戴花

那有少年不馳馬

姑娘戴花等出嫁

少年馳馬訪親家

——

那有花兒不殘凋

那有馬兒不過橋

殘凋的花兒呀隨地葬

過橋的馬兒呀不回頭……」

當妳唱起我這支歌的時侯

我底心懶了

我底馬累了

那時——

黃昏已重了

酒囊已盡了……  

                                                             返回頁首黃昏的來客小河

 

 

 

 

 

 

 

 

 

 

 

 

 

 

 

 

              黃昏的來客——邊塞組曲之四

是誰向這邊馳來了呢

這裹有直立的炊姻

和睡意矇矓的駝鈴

 

你也許是來自沙原的孤客

多情而爽朗的

邊城的孩子

你也許帶看被放逐的憂憤

摔著鞭子似的雙眉

然而,你有輕輕的哨音啊

輕輕地——

撩起沉重的黃昏

讓我點起燈來吧

像守更的雁

 

                                                                        返回頁首小河

 

 

 

 

 

 

 

 

 

 

 

 

 

 

 

 

 

 

 

                  小河——邊塞組曲之五

收留過敗陣的將軍底淚的

收留過迷途的商旅底淚的

收留過遠謫的貶官底淚的

收留過脫逃的戍卒底淚的

小河啊,我今來了

而我,無淚地躺在你底身側

 

沙原的風推不動你

你沉重而酸惻的嘆息

月下,一道鐵色的筋

使心灰的大地更懶了

 

我自人生來,要走回人生去

你自遙遠來,要走回遙遠去

隨地編理我們拾來的歌兒

我們底歌呀,也遺落在每片土地……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