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柳永
 

 

 

鳳棲梧 雨霖鈴 鶴沖天 望海潮

 

 

 

 

 

 

 

 

 

 

 

 

 

 

 

 

 

 

                 鳳棲梧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裡,無言誰會憑欄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簡介

 

                                                            返回頁首

 

 

 

 

 

 

 

 

 

 

 

 

 

 

  柳永善寫情,纏綿委婉,動人心絃上闕寫景,倚樓遠望,是傳統懷人的心法。斜陽微風,更添愁緒。春天本是令人歡樂的季節,因此詩人的心情無人體會。愁由心生,詩人卻說愁自天邊侵來,使愁具體,更有壓迫感。

  下闕寫情。詩人想藉酒澆愁,卻酒入愁腸,倍添愁悶。疏狂是想擺脫束縛,可是徒勞。到此詩人決定不再麻醉自己,思念情人,縱使消瘦,也不後悔。

                      人間詞話評論

                                                            返回頁首

 

 

 

 

 

 

 

 

 

 

 

 

 

 

 

 

 

 

  清人王國維《人間詞話》說:
  古
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
」此第一境也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
眾裡尋他千百度,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

  第一境注意外間事,受外間事物影響;第二境卻出自內心,對愛情或目標的執著;第三境卻是歷盡滄桑的體悟,四處追求後才知道幸福在不經意中出現了

                                                            返回頁首

 

 

 

 

 

 

 

 

 

 

 

 

 

 

 

 

 

 

                雨霖鈴

寒蟬淒切,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

方留戀處,蘭舟催發。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天闊。  

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

便總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  

                         評論

                                                            返回頁首

 

 

 

 

 

 

 

 

 

 

 

 

 

 

 

 

 

 

  這是柳永離開汴京去長江,與情人分別時作是柳永名篇,也是寫離情的佳構。

  上闕寫離別景:秋天黃昏,微雨初停,寒氣迫人,使離情更苦。舟子催促起程,雙方只能執手流淚,哽咽無言。詩人描寫細膩。想像離去後的情景:天色灰暗,前路茫茫,只見長江浪花滾滾。以景喻情,可見心情沈重。

  下闕寫情:離別淒然,即使景色明媚,也無心賞玩。末句更表明心跡,令人傷感。

                                                            返回頁首

 

 

 

 

 

 

 

 

 

 

 

 

 

 

 

                 鶴沖天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

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  


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倚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

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簡介

 

                                                            返回頁首

 

 

 

 

 

 

 

 

 

 

 

 

 

 

 

  相傳宋仁宗不喜柳永行為不檢,曾有人推薦柳永給仁宗,仁宗說:且去填詞。因此柳永便縱情於歌樓妓館,戲稱是奉旨填詞柳三變

  開首即說自己與金榜無緣,是清明年代的疏忽,卻令自己無法抒展才華,只得放棄浮名,與人淺斟低酌。

  這是牢騷之詞,卻反映詩人的消沈。

                                                            返回頁首

 

 

 

 

 

 

 

 

 

 

 

 

 

 

 

 

     

                   望海潮
東南形勝,三都會,錢塘自古繁華。
煙柳畫橋,風簾翠幕,參差十萬人家。
雲樹繞堤沙,怒濤捲霜雪,天塹無涯。
市列珠璣,戶盈羅綺競豪奢。

重湖疊讞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釣叟蓮娃。
千騎擁高牙,乘醉聽簫鼓,吟賞煙霞。
異日圖將好景,歸去鳳池誇。

                           簡介

 

                                                            返回頁首

 

 

 

 

 

 

 

 

 

 

 

 

 

 

 

 

 

 

  這是柳永年輕時的作品。他從家鄉福建往開封考試,經過杭州,拜謁前輩兩浙轉運使孫何,填了這首詞給他,歌頌杭州在孫何的管理下,十分繁榮。

  這詞泛寫景物,有文化都會,大戶人家的繁華;也有自然的湖光山色。有市纏的富庶,也有物資的充裕。有壯闊的雲樹怒濤,也有溫婉的管絃絲竹,好一幅昇平景象。末五句讚譽孫何威嚴瀟洒,既欣賞簫管,又流連山林,日後功成身退,必是躊躇滿志。

  這是奉承的作品,但顯出詩人摹描的工力,一幅接一幅的景物湊成繁華的氣象。羅大經的鶴林玉露》記載,說金主元顏亮讀這首詞,給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吸引了,遂有投鞭渡江之志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