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自由詩派
 

 

 

自由詩派的理論 胡適 劉半農 冰心

 

 

 

 

 

 

 

 

 

 

 

 

 

 

 

 

自由詩派

就新詩的內容與形式關係的看法,胡適《談新詩》說出他的看法:

1)不論古今中外,文學革命都從「文的形式」的解放做起。因此,新文學也是從語言、文字、文體的解放做起。

2)新詩就是要「詩體的大解放」。須「不拘格律,不拘平仄,不拘長短,有甚麼題目,做甚麼詩;詩該怎樣做,就怎樣做。」以語言的「自然的音節」為原則。

3)形式上的束縛使精神不能自由發展,內容不能充份表現。新詩解除了形式的束縛,才能將細密的觀察、曲折的理想、細膩的感情表達出來。

   因此自由詩派不追求押韻、平仄、對偶等作法;但講求「詩情」、「哲理」。這派的詩人有劉半農、康白情、朱自清、俞平伯、周作人、冰心等。

 

                                                                                         返回頁首

 

 

 

 

 

 

 

 

 

 

 

 

 

 

 

 

           鴿子           

雲淡天高,好一片晚秋天氣!

有一群鴿子,在空中游戲。

看他們三三兩兩,

   回環來往,

  夷猶如意,──

忽地裡,翻身映日,白羽襯青天,十分鮮麗!

         選自《新青年》1918年第四卷第一號

                         簡介

                                                                              返回頁首

 

 

 

 

 

 

 

 

 

 

 

 

 

 

 

 

這詩作於1917年十二月十一日。胡適以老鴉自喻,說出在嚴峻的環境中推動新文化連動的決心。以老鴉的口吻說出自己的感慨。  

                                                                              返回頁首

 

 

 

 

 

 

 

 

 

 

 

 

 

 

 

 

          情歌 教我如何不想她            

天上飄著些微雲,

地上吹著些微風。

啊!微風吹動了我頭髮,

教我如何不想她?
 

月光戀愛著海洋,

海洋戀愛著月光。

啊! 這般蜜也似的銀夜,

教我如何不想她?
 

水面落花慢慢流,

水底魚兒慢慢游。

啊! 燕子你說些甚麼話?

教我如何不想她?
   

枯樹在冷風搖,

野火在暮色中燒。

啊! 西天還有些兒殘雲,

教我如何不想她?  

                                                                                                             簡介

 

 

 

 

 

 

 

 

 

 

 

 

 

 

 

 

 

 

        這詩作於1920年。作者當時到歐洲研究語言學。這詩發表時命名《情歌》,後改為《教我如何不想她》。她指祖國。用傳統的比興手法抒情,以月光,海洋暗示思鄉;以落花,游魚暗示飄泊無依,以燕子傳信,可惜詩人連燕子的說話也聽不清!「枯樹」、「野火」是冷與熱的對比,前者表示苦悶,後者表達焦躁。以野火喻晚霞也很新奇。整首詩意境由淡漸濃,情感也由淺轉深。

      趙元任為這首詩譜曲,是著名的藝術歌曲。

                                                                                          相隔一層紙

 

 

 

 

 

 

 

 

 

 

 

 

 

 

 

相隔一層紙

屋子裡攏著爐火,

老爺吩咐開窗買水果,

說「天氣不冷火太熱,

別任它烤壞了我。」

屋子外躺著一個叫化子,

咬緊了牙齒對著北風喊「要死」!

可憐屋外與屋裡,

相隔只有一層薄紙!

                                               1917年十月,北京  

                                                                          返回頁首

 

 

 

 

 

 

 

 

 

 

 

 

 

          春水             

牆角的花!

你孤芳自賞時,

 天地便小了。

       選自《春水》,新潮社1923年版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