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杜甫
 

 

 

生平 特色  絕句 旅夜書懷
月夜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登高 春望
登岳陽樓 江南逢李龜年 天末懷李白 月夜憶舍弟
石壕吏 贈衛八處士 丹青引 古柏行 
哀江頭 春夜喜雨    

 

 

 

 

 

 

 

 

 

 

 

 

 

 

 

   春夜喜雨       
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
隨風潛入夜,潤物細無聲。
野徑雲俱黑,江船火獨明。
曉看紅濕處,花重錦官城

                                                                                       簡介

 

                                                                             返回頁首

 

 

 

 

 

 

 

 

 

 

 

 

 

 

 

 

 

 

 

                                                                             返回頁首

 

 

 

 

 

 

 

 

 

 

 

 

 

 

 

  杜甫有「詩聖」、「詩史」的美譽。他的詩中充滿儒家悲天憫人、忠君愛國的思想,因此被尊為詩聖。而詩中反映寫當時歷史實況,故有「詩史」之稱。

  杜甫是寫實派的代表。作品反映生活,記事則善於選取有典型意義的人物和事件來描寫;敘事則善於客觀描述,少發議論;寫情則善於借景抒情,融情入景

  題材方面,杜詩內容廣泛,有政治興亡貧富懸殊、戰爭徭役的社會片段,也有舊友重逢,名人落泊,好友同遊,思念妻兒等個人情懷。

  體制方面,杜甫眾體兼備,無論古體、律詩、絕句、無所不工。利用不同體制表達意旨,成就極高。

  修辭方面,杜甫注重對仗聲律,鍊字用典,寫景抒情,均刻畫入微,形象生動。

  總括而言,杜詩風格多樣,或雄渾奔放,或清新細膩,或通俗自然。而沈鬱頓挫是後期獨特的詩風,反映其對人生世事的滄桑,令人低迴。

                                                                   返回頁首

 

 

 

 

 

 

 

 

 

 

 

 

 

 

 

 

 

 

 

 

杜甫(公元712至770年),字子美,別號少陵,原籍湖北襄陽;西晉將軍杜預的後人。曾祖杜依藝曾做過縣令,因此就定居河南鞏縣。祖父杜審言初唐時大官,到杜甫時已家道中落。

杜甫十六歲後便開始游學,到今浙江、江蘇、山東、河北、山西一帶。

開元二十四年,杜甫二十四歲(736年)。他到長安去考進士,卻沒有考中。這時他遇見李白,彼此詩歌往來。一齊到處游玩,兩年後分道揚鑣。

玄宗天寶六年,詔徵天下人士。杜甫那時三十六歲,到京應試,結果仍是落第。四年後,玄宗朝獻太清官並且舉行廟祭、郊祭,他便進了《大禮賦》三篇,感動玄宗,始獲右衛率府胄曹參軍官職。

安史亂起,玄宗奔蜀。杜甫逃難,把家人留在奉先。肅宗即位靈武,杜甫由鄜州到靈武,中途陷賊中,走到鳳翔見肅宗,拜左拾遺。後出任華州司功參軍,由洛陽到華州上任。這時期他寫了許多詩篇,《新安吏》、《石壕吏》、《潼關吏》等,敘述戰爭的殘酷,也譴責朝廷豪貴的奢靡生活,哀悼唐朝的衰落,如《哀江頭》,可謂沉痛至極。

杜甫為左拾遺不久,開罪了肅宗,只好辭官。那時嚴武鎮守劍南,邀杜甫到成都,上表薦他為參謀檢校工部員外郎,後人以此稱他為杜工部。杜甫在浣花溪旁築了一間草堂,接了妻兒來。這是杜甫一生最安穩時期,詩作很多,不少是閒適的,如《絕句》,也有借詠古而一事無成的,如《蜀相》。

嚴武死後,杜甫離開四川,沿長江到湘江,遊衡山,想到郴州依靠舅父崔偉,但到耒陽時去世,死時五十九歲。

 

                                                                   返回頁首

 

 

 

 

 

 

 

 

 

 

 

 

 

 

 

 

 

 

 

 

 

 

 

月夜憶舍弟
戍鼓斷人行,秋邊一雁聲。
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
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
寄書長不達,況乃未休兵。

             簡評

                                                                   返回頁首

 

 

 

 

 

 

 

 

 

 

 

 

 

 

 

 

 

 

 

 

  這詩是肅宗乾元二年在秦州時作

  首句點出戰亂,與末句未休兵呼應。第二句由秋雁鳴聲帶出思念弟弟。頷聯平淡寫來卻表達出深沈思家情懷,清幽景色也襯托淒楚心情。後四句指出分散原因,反映戰事不斷,影響民生。

                                                                   返回頁首

 

 

 

 

 

 

 

 

 

 

 

 

 

 

 

 

天末懷李白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
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簡介

                                                                   返回頁首

 

 

 

 

 

 

 

 

 

 

 

 

 

 

 

 

 

 

 

 

 

 

 

 

  杜甫與李白同是宦途失意,於天寶年間曾一起漫遊,感情深厚。肅宗乾元二年,李白因隨永王璘而受牽連,流放夜郎。由於路遙僻遠,杜甫怕李白難捱瘴癘之地,曾夢見李白而憂傷其生死。

  這詩首四句說出天氣轉涼,思念李白,山長路遠,音訊杳然。末四句歎息文窮而後工,小人爭害君子;才情橫溢的李白便如屈原般志不能伸。

                                                                   返回頁首

 

 

 

 

 

 

 

 

 

 

 

 

 

 

 

 

 

 

 

 

 

 

登岳陽樓
昔聞洞庭水,今上岳陽樓。
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
親朋無一字,老病有孤舟。
戎馬關山北,憑軒涕泗流。
               
簡評

                                                                   返回頁首

 

 

 

 

 

 

 

 

 

 

 

 

 

 

 

 

  描寫岳陽樓的詩篇不少,大抵都為洞庭湖的浩瀚景所震懾,古往今來,佳句極多

  這篇首聯平淡道出登樓一事,頷聯即寫出洞庭的闊大虛渺,日月如浮湖上。頸聯卻收筆描述自己落泊孤單,與浩蕩無邊的壯闊景色成一強烈對比。末聯轉出戎馬關山北的壯闊景,與洞庭氣象相應;更點出戰禍連年。憑軒句回應首聯登樓,以淚收結。

  前人以這詩境界闊狹頓異,故後人無出其右

                                                                   返回頁首

 

 

 

 

 

 

 

 

 

 

 

 

 

 

 

 

 

 

 

 

 

 

春望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返回頁首

 

 

 

 

 

 

 

 

 

 

 

 

 

 

 

 

 

 

 

 

 

 

古柏行       

孔明廟前有老柏,柯如青銅根如石,霜皮溜雨四十圍,

黛色參天二千尺。君臣已與時際會,樹木猶為人愛惜。

雲來氣接巫峽長,月出寒通雪山白。憶昨路繞錦亭東,

先主武侯同閟宮。崔嵬枝榦郊原古,窈窕丹青戶牖空。

落落盤踞雖得地,冥冥孤高多烈風。扶持自是神明力,

正直原因造化功。大廈如傾要梁棟,萬牛回首丘山重。

不露文章世已驚,未辭剪伐誰能送?苦心豈免容螻蟻,

香葉終經宿鸞鳳。志士幽人莫怨嗟,古來材大難為用!

 
                            
評論

                                                                              返回頁首

 

 

 

 

 

 

 

 

 

 

 

 

 

 

 

 

 

 

 

 

 

  是詠物而暗喻自己的詩歌。諸葛亮祠堂前遍種柏樹,杜甫有〔蜀相〕詠歎,這篇卻是借題發揮。極言柏樹的高大,卻帶出人事的真理:材大難用。莊子以材大難用能保天年,不受斤斧所傷;這與儒家濟世兼善的目標迥異。

                                                                              返回頁首

 

 

 

 

 

 

 

 

 

 

 

 

 

 

   月夜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

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

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乾?

                                                               簡介

                                                                     返回頁首

 

 

 

 

 

 

 

 

 

 

 

 

 

 

 

 

 

 

 

  這詩作於天寶十五年八月,杜甫由鄜州往肅宗處,途人被賊人所捉,身陷長安,因念家人而作此詩。

  首句設想妻子思念自己,獨字既帶出下句兒女年幼不明離別之苦,也鋪墊末句雙字。

  頸聯想像妻子望月,露濕雲鬢,月的清輝也令人覺寒氣迫人;想是圓月,反襯分離之苦。末聯寄望能重聚,雙雙欣賞月色,不再流淚。以設問句暗示歸期難知。

                                                                 返回頁首

 

 

 

 

 

 

 

 

 

 

 

 

 

 

 

 

           絕句        

兩隻黃鸝鳴翠柳,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嶺千秋雪,門泊東吳萬里船。

            簡評

 

                                                                      返回頁首

 

 

 

 

 

 

 

 

 

 

 

 

 

 

 

 

 

 

 

 

  杜甫在四川居住兩年,是他一生中生活最穩定的時候,因此詩篇很多,也有不少是描述閒適的生活的

  首兩句是即景的,是剎那的,卻充滿聲色與動態。下兩句是靜態的,卻構思新奇:山嵌在窗中,眼前的山卻鋪上千年以前的雪,這句是拉闊時間。門前的船卻連接千里外的江浙,這句是拉闊了空間。

                                                                      返回頁首

 

 

 

 

 

 

 

 

 

 

 

 

 

 

 

 

 

            哀江頭       

少陵野老吞聲哭,春日潛行曲江曲。江頭宮殿鎖千門,

細柳新蒲為誰綠?憶昔霓旌下南苑,苑中萬物生顏色。

昭陽殿裡第一人,同輦隨君侍君側。輦前才人帶弓箭,

白馬嚼嚙黃金勒。翻身向天仰射雲,一笑正墜雙飛翼。

明眸皓齒乞何在?血污游魂歸不得。清東流劍閣深,

去住彼此無消息。人生有情淚沾臆,江水江花豈終極?

      黃昏胡騎塵滿城,欲往城南望城北。                                                  簡介

 

                                                                         返回頁首

 

 

 

 

 

 

 

 

 

 

 

 

 

 

 

 

 

 

 

  詩人在至德元年想到靈武投奔肅宗,在長安給安史叛軍捉獲。

  這詩作於至德二年春天,詩人重遊長安,回想往日開元時盛況,不禁悲從中來。

  首句即說出心情,第二句潛行,反映其愛國之情,靜靜來憑弔故宮。只見宮門深鎖,草木自碧,人跡罕見,無人欣賞。憶昔八句寫楊貴妃與才人射獵,一笑句點出貴妃的靈巧與嫵媚。

  明眸四句,歎息安史亂起,貴妃自盡,玄宗入蜀,二人陰陽相隔,也揭開唐朝衰落的序幕。人生有情,而江水依舊,詩人以胡人巡城,只得離開;可是心情沈重,竟走錯方向。

                                                                            返回頁首

 

 

 

 

 

 

 

 

 

 

 

 

 

 

 

 

          石壕吏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老翁踰牆走,老婦出門看。

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聽婦前置詞:三男鄴城戍;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簡介

                                                                      返回頁首

 

 

 

 

 

 

 

 

 

 

 

 

 

 

 

 

 

 

 

 

 

 

 

  肅宗至德二年(公元757)正月,安慶緒殺了安祿山,從洛陽退至河南鄴城。乾元元年(758)冬,郭子儀收復長安洛陽,與李光弼等九節度使共六十萬軍攻鄴城,本形勢大好,但肅宗竟派宦官魚朝恩監督,又不立統帥,令群龍無首,士氣低落。至次年三月,慶緒糧食將盡,史思明從魏州引兵支援,唐軍大敗。安史兵幾乎佔領洛陽,幸郭子儀拆橋保京。各節度使逃歸本鎮。唐室於是征兵以抗賊。石壕,新安在洛陽附近,故百姓成為征兵對象。杜甫時由洛陽回華州任所,見而為詩。寫了《新安吏》《石壕吏》和《潼關吏》,又稱《三吏》,描述當時情況,批評國家的不當。

  這篇詩用樂府手法,順序敘述投宿石壕村的所見所聞。通過對話交代事情,詩人不用評論,只說:吏呼一何怒?婦啼一何苦?形成對比;再由婦人陳述顯示出征兵的禍害。詩人沈重的心情不言而喻。

                                                                     返回頁首

 

 

 

 

 

 

 

 

 

 

 

 

 

 

 

 

 

丹青引(贈曹將軍霸)

將軍魏武之子孫,於今為庶為清門。英雄割據雖已矣,

文彩風流猶尚存。學書初學夫人,但恨無過王右軍

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於我如浮雲。開元之中常引見,

承恩數上南薰殿凌煙功臣少顏色,將軍下筆開生面。

良相頭上進賢冠,猛將腰間大羽箭。褒公鄂公毛髮動,

英姿颯爽來酣戰。先帝天馬玉花驄,畫工如山貌不同。

是日牽來赤墀下,迥立閶闔生長風。詔謂將軍拂絹素,

意匠慘淡經營中。斯須九重真龍出,一洗萬古凡馬空。

玉花卻在御榻上,榻上庭前屹相向。至尊含笑催賜金,

圉人太僕皆惆悵。弟子韓幹早入室,亦能畫馬窮殊相。

惟畫肉不畫骨,忍使驊騮氣凋喪。將軍畫善蓋有神,

必逢佳士亦寫真。即今飄泊干戈際,屢貌尋常行路人。

途窮反遭俗眼白,世上未有如公貧。但看古來盛名下,

       終日坎壈纏其身。                簡介

 

                                                                                返回頁首

 

 

 

 

 

 

 

 

 

 

 

 

 

 

 

 

 

 

 

 

 

 

 

 

  詩人描述曾經顯赫一時的畫家曹霸的際遇。曹霸曾為功臣畫像,玄宗畫馬,藝術成就,無可比擬。可惜世亂途窮,生活困苦,竟遭人白眼。末句表面同情曹霸的遭遇,其實也是自傷之詞。

  這篇以文字描述畫畫的技術,出神入化,或直述畫家作畫神韻,或以他人反襯,或比較,或評論,變化萬千。

  這詩每八句換一韻,平仄聲韻互用,因此抑揚有致,是古詩換韻的典範。

                                                                         返回頁首

 

 

 

 

 

 

 

 

 

 

 

 

 

 

 

 

 

         聞官軍收河南河北

外忽傳收薊北,初聞涕淚滿衣裳。

卻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詩書喜欲狂。

白日放歌須縱酒,青春作伴好還鄉。

即從巴峽穿巫峽,便下襄陽洛陽

                  簡介

 

                                                                    返回頁首

 

 

 

 

 

 

 

 

 

 

 

 

 

 

 

 

 

 

 

 

 

  寶應元年,唐朝大敗史朝義叛軍,收復洛陽。次年正月,史朝義被部將殺死,長達八年的安史之亂終於平定。當時杜甫與妻兒住在梓州。梓州在劍南之外,薊北是指河北省北部,安史亂軍的巢穴。詩人聽到這個消息,高興得寫下這首詩。
  這詩節奏明快,寫出初聽消息,不敢相信的心情,繼而狂喜,想像回家的路線。
  頸聯是杜甫難見的豪放語,末聯是流水對,即是位置不能對調的對偶句。
  這詩另一特點是純寫情,全詩沒有景物。

                                                                    返回頁首

 

 

 

 

 

 

 

 

 

 

 

 

 

 

 

 

 

 

 

 

              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迴。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簡介

 

                                                                   返回頁首

 

 

 

 

 

 

 

 

 

 

 

 

 

 

 

 

 

 

 

  這詩作於代宗大曆二年(公元767年)九月,時杜甫在夔州,生活貧困。

  本詩描繪出長江肅殺的秋景,烘托出詩人沈鬱的心情。全詩全用對仗,更添沈重。

  胡應麟推為古今第一首七律。

                                                                   返回頁首

 

 

 

 

 

 

 

 

 

 

 

 

 

 

 

旅夜書懷

細草微風岸,危檣獨孤舟。

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

名豈文章著?官應老病休?

飄飄何所似?天地一沙鷗。

                   簡介

 

                                                                           返回頁首

 

 

 

 

 

 

 

 

 

 

 

 

 

 

 

 

 

 

 

 

 

 

 

 

 

 

  本詩為五律,但首、頷、頸聯均對仗。對仗工整,用詞精妙,富動感。景物角度變化也多。
  首
聯是近景:細草搖曳在微風中,船是橫平面,危檣是垂直的,靜中見動。頷聯是遠景,星空大江,直湧天邊,動態更磅礡。在闊大的景物下,更顯得詩人的孤單無助

                                                                  返回頁首

 

 

 

 

 

 

 

 

 

 

 

 

 

 

 

 

 

             贈衛八處士

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

少壯能幾時?鬢髮各已蒼。訪舊半為鬼,驚呼熱中腸。

焉知二十載,重上君子堂!昔別君未婚,兒女忽成行。

怡然敬父執,問我來何方。問答乃未已,驅兒羅酒漿。

夜雨剪春韭,新炊間黃粱。主稱會面難,一舉累十觴。

十觴亦不醉,感子故意長。明日隔山岳,世事兩茫茫。

                         簡介

                                                                            返回頁首

 

 

 

 

 

 

 

 

 

 

 

 

 

 

 

 

 

 

 

 

 

  詩人起首即以參商二星,比喻人生散聚無常,彼出此沒,不得相見。隨即敘述重逢細節,感情真摯,可惜翌日分手,關山阻隔,聚散匆匆,令人欷歔。

                                                                    返回頁首

 

 

 

 

 

 

 

 

 

 

 

 

 

 

 

 

 

 

           江南逢李龜年

王岐宅上尋常見,崔九堂前幾度聞;

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

 

                 簡評

                                                                   返回頁首

 

 

 

 

 

 

 

 

 

 

 

 

 

 

 

 

  李龜年為開元時著名音樂家,經常在貴族宴會中獻藝。杜甫那時風華也茂,詩名頗盛。但三十年後在江南重遇李龜年,後此落魄;四句詩中竟透露詩人重逢故友的黯然:詩人歷來的坎坷;唐朝由盛轉衰。春日江南繁花盛放比對人的蒼老、寒酸、國家的飄搖,令人傷感。將花草無情比對人的多情善感。「又」將盛時與現時聯繫起來,形成強烈對比。

                                                                  返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