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雅
 

 

 

小雅.鹿鳴 小雅.蓼莪 小雅.南有嘉魚
大雅.文王    

 

 

 

 

 

 

 

 

 

 

 

 

 

 

 

 

 

       文王     

文王在上,于昭於天。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有周不顯,帝命不時。文王陟降,在帝左右。

亹亹文王,令聞不已。陳錫哉周,侯文王孫子。文王孫子,本支百世,凡周之士,不顯亦世。

世之不顯,厥猶翼翼。思皇多士,生此王國。王國克生,維周之楨;濟濟多士,文王以寧。

穆穆文王,於緝熙敬止。假哉天命。有商孫子。商之孫子,其麗不億。上帝既命,侯于周服。

侯服于周,天命靡常。殷士膚敏。裸將於京。厥作裸將,常服黼冔。王之藎臣。無念爾祖。

無念爾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殷之未喪師,克配上帝。宜鑒於殷,駿命不易!

命之不易,無遏爾躬。宣昭義問,有虞殷自天。上天之載,無聲無臭。儀刑文王,萬邦作孚。

                                      注釋簡介

                             返回頁首

 

 

 

 

 

 

 

 

 

 

 

 

 

 

 

 

於昭於天:於(音烏):讚歎詞。昭:光明。指文王在天之靈,照耀天上。

有周不顯:語詞。或作丕,大也。指周朝偉大而顯赫。

帝命不時:時,合時。上帝命周為天下主是偉中而合時宜的。
陟降:上下,即往來不絕之意。全句指文王的英靈常來往於周與天帝之間。

亹亹:努力不懈的樣子。

陳錫哉周:陳,敷陳,頒布;錫,賜與;哉,古通在,即將恩惠賜與周人。

不顯亦世:亦,通奕,奕世是一代一代傳下去,指世世代代都很偉大顯赫。

厥猶翼翼:厥,即乃,其,他的意思;猶,計謀;翼翼,謹慎。

思皇多士:思,語詞;皇,美盛的樣子;多士,多賢士。

楨:楨榦,棟樑。

緝熙敬止:緝,繼續;熙,光明;敬,敬事上帝;止,語詞。

假哉天命,有商孫子:假,大也;有,保有;孫子,即子孫。

其麗不億:麗,數目;不億,不止一億。

侯於周服:侯,語詞;周服,即臣服於周朝。

殷士膚敏:殷士,指商朝遺民;膚,美也;敏,快捷也。

裸將於京:裸將,進獻降神的酒;全句指殷人來鎬京進獻降神的酒。

常服奠黼籲:黼,古代繡有半黑半白如斧形花紋的禮服;籲,殷人戴的帽子。全句說那些來獻降神酒的殷人,穿著禮服,戴著殷人的帽子來。這表示周朝的寬大,不用殷人易服色,也見殷人的不忘本。

王之藎臣,無念爾祖:藎臣,忠臣;作為周王的忠臣,能如殷人般不要忘記祖宗啊。

殷之未喪師,克配上帝:殷未喪失民心時,能配合天命治國。

宣昭義問:宣昭,宣揚昭顯;義,同善;問,同聞,指好的聲譽。

有虞殷自天:有,即又;虞,思慮;殷自天,殷的興亡也是由天決定。全句指以殷為鑑,要想到殷也會滅亡。

 

                           簡介返回頁首

 

 

 

 

 

 

 

 

 

 

 

 

 

 

 

 

 

 

        《文王》是大雅之始。這篇歌頌文王,叮囑後人以文王為典範,以殷為借鑑,不耍蹈殷亡國之覆轍。

       首三章說文王勤奮,依天命行事,光耀天上,德被萬民,令世代興盛。

        第四章說文王能保有商朝遺民,使他們臣服於周。

        其餘三章告誡周人要以殷為鑑,效法文王,使天命不變。

        這詩篇文句樸實,語調叮嚀;章與章之間用頂真寫法(蟬聯),使結構緊密,節奏加強。

 

                           注釋返回頁首

 

 

 

 

 

 

 

 

 

 

 

 

 

 

 

 

 

                    鹿鳴小雅·鹿鳴之什】

呦呦鹿鳴,食野之
我有嘉賓,鼓
 
吹笙鼓簧,承是將。
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鳴,食野之
我有嘉賓,德音孔昭。
 
視民不恌,君子是則是效。
我有旨酒,嘉賓式燕以敖。

呦呦鹿鳴,食野之芩。
我有嘉賓,鼓瑟鼓
 
鼓瑟鼓琴,和樂且湛。
我有旨酒 以燕樂嘉賓之心。

                                           注釋簡介

                             返回頁首

 

 

 

 

 

 

 

 

 

 

 

 

 

 

 

 

 

 

 

 

呦呦(音優):鹿鳴聲。
蘋:草名,嫩時可食。一說
簧:樂器中用以發聲的片狀振動體,笙有簧;也有指簧為樂器一種。
承筐是將:承:捧著;將:致送。古代用筐盛幣帛送賓客。
示我周行:周行:大道,指治國之道。全句是指示我路途。
視:示也。民:奴隸。一說自由民。
恌(音挑):佻,輕賤之意。
燕:通宴。
式:發語詞。
敖:舒暢、遊逛。
芩:蒿類植物。
湛:過度逸樂。
 
                    

                         簡介返回頁首

 

 

 

 

 

 

 

 

 

 

 

 

 

 

 

 

 

 

 

 

 

 

 

 

     鹿鳴》是小雅之始。這是君主大宴群臣賓客的詩篇。

鹿是群居動物,在野外覓食,必呼喚同伴一同享用。詩以鹿為比興,營造和洽同樂的氣氛。主人招待賓客,不但有佳餚美酒,還有笙瑟助興。大家互贈禮物,君主請教大臣治國之道,聽取臣下的意見,不會賤視平民。賓主和穆,一片盛平景象。

  後世文人多以這篇比喻君主得賢臣幫助,或渴望賢臣來助。曹操的短歌行便用了這詩的意象。

                          注釋返回頁首

 

 

 

 

 

 

 

 

 

 

 

 

 

         蓼莪小雅·小旻之什】

蓼蓼者莪,匪莪伊。哀哀父母,生我劬勞!

蓼蓼者莪,匪莪伊。哀哀父母,生我勞瘁!

之罄矣,維之恥;鮮民之生,不如死之久矣。

無父何怙?無母何恃?出則銜恤,入則靡至。
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長我育我,
 
顧我複我,出入腹我。欲報之德,昊天罔極!

南山烈烈,飄風發發。民莫不榖,我獨何害?  
南山律律,飄風弗弗。民莫不榖,我獨不卒。

                 注釋簡介 

 

                             返回頁首

 

 

 

 

 

 

 

 

 

 

 

 

 

 

 

 

 

 

 

 

 

蓼(音陸):長大貌。莪(音俄):美菜,可食。

蒿:似莪但不能食。

蔚(音衛):牡蒿,比蒿更粗。花如胡麻花,紫赤;實像角,銳而長。

瓶之罄矣,維罍之恥:瓶小而盡,罍大而盈。以瓶喻父母,罍喻子女,言父母不得奉養,是子女的恥辱。

鮮民:斯民,即這類人。

怙(音護):依靠。

銜恤:銜,即含;恤,憂愁。銜恤是說心中憂傷。

拊我畜我:拊,即撫;畜,即蓄,養也。

顧我復我:顧,回頭看;復,反復,指一再看視。

腹我:懷著,抱著。

昊天罔極:指父母之恩如天,大而無窮。

烈烈:艱阻貌。發發(音撥):疾貌。

榖:養。

律律:同烈烈。弗弗:風聲。

卒:終。指終養父母。

                        

                         簡介返回頁首

 

 

 

 

 

 

 

 

 

 

 

 

 

 

 

 

 

 

 

  這詩有說是人民苦於兵役,不得終養父母,因此抒發哀傷的感情。也有純粹解釋為子女為逝世的父母哀傷,未曾報答養育的劬勞。但自古多以這首詩說孝子傷親不在。

首章和第二章說辜負了父母的期望,以莪比喻成材,以蒿比喻沒作為,枉費了父母的辛勞,令父母失望。

第三章以瓶空比喻不能令父母快樂無憂,這種遺憾不能補救,不如早些死了。沒有了父母倚靠,出外或回家,心中充滿憂傷。

第四章訴說父母對子女的呵護提攜,一連串的排句及重複「我」字,表達出父母的愛,如何覆蓋子女。欲報的恩情,就如天般浩大。

第五、六章以飄風路險烘托心的哀傷,是賦,比,興混合使用的例子。

                         注釋返回頁首

 

 

 

 

 

 

 

 

 

 

 

 

 

 

 

 

 

 

 

 

           南有嘉魚小雅·白華之什】

南有嘉魚,烝然罩。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樂。

南有嘉魚,烝然汕。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以衎。

南有樛木,甘累之。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綏之。

翩翩者,烝然來思。  
君子有酒,嘉賓式燕又思。

                   注釋簡介

 

                           返回頁首

 

 

 

 

 

 

 

 

 

 

 

 

 

 

 

 

 

 

 

 

 

 

 

 

 

南:江漢之間。一說南方。
烝:衆。這堳魚很多。
罩:捕魚具。
汕:捕魚具。即今之抄網。
衎:樂。
鵻:斑鳩,鵓鳩,鵓鴣。
又:勸酒

                          返回頁首

 

 

 

 

 

 

 

 

 

 

 

 

 

 

 

 

 

 

 

 

這是貴族宴賓客的詩篇。

                           返回頁首